Aug 28, 2008

ピンキー狩り


出處:Pinky

返台前一週,照例進入兵荒馬亂打包期。就在我忙著條列購物清單的同時,我媽傳來一道聖旨,叫我別忘了帶幾盒「Pinky」回家犒賞姪子。

收到這訊息時我先是一驚,想不到老母這麼跟得上時代潮流,連Pinky這吵得要死的猴子都認識,驚完了卻開始頭疼,因為Pinky在台灣隨處可見,老媽之所以跨海下旨,擺明了就是要「日本限定」口味。如果現在開口的是羅渣,我送他一張中指圖就能輕鬆解決,但母命難違,再加上龎小弟搞不好已經擁有記憶能力,為免失去我為人長輩的威信,只能認命接旨,並在連日陰雨的東京展開「ピンキー狩り」(狙獵Pinky)*的行動。

ピンキー狩り」可以操作化為三個動作:(1)彙整所有限定版的Pinky、(2)找出販售據點、(3)砸錢購件。為了有效提升作業進度,我當然沒忘記先向枕邊人請益,遺憾的是這位前中年期的日籍男性對市場趨勢反應非常遲鈍,連六十歲的外籍老嫗和兩歲小童都知道的Pinky,煙斗卻只有一句「何、それ。」的反應。這時我只能慶幸自己活在網路發達的二十一世紀,打開電腦動動手指,沒一會兒就找到了東洋潑猴的水濂洞。

根據水濂洞和月刊《コンビ二》的資料顯示,潑猴Pinky誕生於1997年,在食品類中被劃分為「清涼菓子」;其物呈圓碇狀,最大的特色是可以在入口瞬間散發果香和酸甘味,兼有維持口氣清新與解饞的功能。它的卡洛里不高,但對身體沒啥正面幫助,而外觀的猴崽子縱有幾分俏皮,在物種繁多的店裡卻稱不上搶眼,無怪乎雖然號稱出道十年,還是有消費者(=煙斗)對它一無所知。

還好Pinky雖然知名度不如預期,網頁上的商品資訊倒還算完整,歸納整理之後,我鎖定了兩個狙獵目標:「期間限定」和「地域限定」。夏期限定品單只一種混合水果口味,地域限定版則共有十款,分別來自北海道、東北、信州、京都、關西、九州與沖繩等七個地帶;儘管它們號稱是由各地特產的果汁調製而成,但我強烈懷疑它們根本源出於同一家工廠。

夏期限定的商品在我家巷口超商就能覓得,不必急於一時,真正麻煩的是烙著「地域限定」的貨色。日本商人不知道是死腦筋,還是奸險無比,多數的「限定」是確確實實的「限定」,不到當地無緣一親芳澤。我只能轉個螢幕登入網購商城,打算比照上回訂購六花亭巧克力的模式,獵取限定版的ピンキー項上猴頭。但不找則已,一找就生出了滿頭黑線,因為這號稱日本最大級的網購商城,裡頭販賣的口味也不過三、四種。而且每件一套六盒定價630日圓,但光是宅配就索價800,這對比讓我無論如何都按不下「放入購物車」鍵。

網路既不可行,那就只有靠走路解決,這時我終於明白何以東京都內動輒可見不同地區開設的「物產館」,也是頭一次湧生有物產館真讚的感嘆。地方物產館多半集中在有樂町、銀座和東京車站一帶,抄妥幾座相關館區的地圖後,我獨自踏上了獵猴之路。

第一站來到有樂町,JR車站正對面的東京交通會館裡頭集合了北海道、秋田等物產館,每家都堆滿各式誘人甜點和豐富生鮮,北海道館甚至還兼賣新鮮的牛奶冰淇淋,可是不論怎麼逛、怎麼翻,就是找不到半點潑猴蹤跡。我難掩失望地轉戰沖繩物產館,打算如果失敗就要放棄獵猴頭計畫,但說時遲那時快,一黃一綠充滿熱帶風情的猴姿閃過眼前,限定名單上最末兩款──鳳梨與シークワサー*──成功入手。

人是一種犯賤的動物,雖然我本來也不是多麼情願地出發獵猴,但嚐到了一點甜頭就想進一步挑戰,所以我又卯起來殺到了東京站前的京都館和北海道賣場,想賭賭看同時入手抹茶、哈蜜瓜、巨峰葡萄三品的可能。可惜不知是我的好運有配額上限,還是Pinky猴真的人氣衰頹,總之我只看到一堆八橋和熊出沒注意,但仍無緣拜見猴兒身影。而下班後特定繞道福島物產館的煙斗,也傳來此地無東北版Pinky的回報。

天公不作美,撐著雨傘四處走訪成了一件苦差,遍尋不著猴跡之後,我黯然宣布獵猴行動中止。這回的ピンキー狩り,成果就是兩盒沖繩限定版和夏期限定款,即使它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可口,我也懷疑龎小弟會對這些口味有多少好感,但羅渣你還是不要忘記告訴龎小弟,這裡面藏有姑姑東奔西走的愛心,他長大後別忘了要來結草銜環。

[1]~狩り:原意為追捕與狩獵,如果前接植物、水果或山珍海味,多半是引申為採集、欣賞之意,如「葡萄狩り」、「紅葉狩り」。另外社會新聞版面偶爾會出現「オタク狩り」等字眼,指的是專挑宅男下手的案件。
[2]シークワサー:沖繩特產水果,味近檸檬。
[3]東京都內各都道府縣物產館見[]。
[4]ピンキー官網見[],夏期限定版內據說有秘藏的猴子頭,但我嗑掉的那盒裡面沒有,可惡。目前找到此物最低價是在多慶屋,一盒只要80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