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2008

花男症候群


自從上禮拜二看完「花より男子Final」劇場版後,沉睡在人妻肉體裡頭的少女模式就火力全開。整個週末我一事無成,該翻的論文半個鳥字都沒動工,倒是花癡行徑卯起來幹了不少,整個人彷彿罹患「花男」症候群,完完全全進入「論文より男子」的狀態。

我的病徵表現主要有三:

第一是我扛出了漂洋過海而來後一直塵封在書櫃最上層的1-24集「流星花園」漫畫,然後一個人斜躺在沙發上從頭開始翻閱,偶爾還會發出不可解的呵呵笑聲,搞得煙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三不五時就要從書房走出關切,「有沒有發燒?是不是熱昏頭?」

光看這不成套的舊漫畫當然不夠,老實說越翻讀我越懊悔,當初竟然為了書籍佔位忍痛捨買而租,以致於熬了幾年的收藏偏偏漏了最後十二金釵。越想越不甘願,於是儘管戶頭緊迫,我還是忍不住登入博客來,趁著博覽會漫畫折扣時期按下訂單,並且偷偷為這遲來的圓滿開心了起來,完全罔顧我家已經沒有任何藏書空間,還有我們遷居在即不宜亂增雜物的事實。

第二,除了補足這最後的十二金釵,我也沒忘記這個國家動輒就搞SP和番外篇的習慣,所以順道登入amazon檢查「流星花園」的最新出版進度。果不其然,明明已在36集畫下「終」字的「流星花園」,2008年6月又出了一本37集,而且不忘加註「收錄道明寺和杉菜分別以後的最新進展特別篇」,煽得讀者如我心癢難耐。

在確認過沒有便宜的中文版可撿後,週一我趁外出時殺入書店購回,而且一上電車就忍不住翻閱了起來,心得是雖然沒有電影那樣流奶流蜜,但該甜的沒有短少。還有我很驚訝的發現,我日日掛於嘴邊的「もう叶えた。愛している。」原來竟是神尾葉子畫給花澤類的台詞,這一幕原稿還遭道明寺怒撕成破片,這果然是不看番外篇就不能解其由來的伏筆。

第三,大概是劇場版的後座力太強,我衝著松本潤的面子到TSUTAYA租了「僕が妹に恋をする」回家。雖然我租下此片完全是色慾薰心的結果,但這部片除了松本潤的顏面與肉體之外,竟然可以做到完全不讓人有驚喜之感,也算是我沒能料及的一個意外。要說此片除了男主角的存在之外無一可取也許太過嚴苛,那好吧,戲裡頭那些校園片隅伴著微哀配樂的場景勉強還算不賴,特別是金黃色的光線透過窗簾灑落空無一人的教室那幅景況,一度讓我想起了「情書」裡的畫面。不過這電影畢竟不是校園紀錄片,取鏡再美、音樂再佳,腳本要是不夠深刻,就不過是只無味雞肋,要到喚人回味的程度,還遠的很。

這也間接證明,並不是每部漫畫改編作品都能像「流星花園」那樣韌悍有力,所以我的這股花男症候群,病發得應該也算合情合理(?)。



[1]今天是顏肛門生日!祝肛門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