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6, 2008

家庭理髮後遺症


福島桃、頂きます!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夏天到了,萬物欣欣向榮,煙斗頭頂的毛髮也冒得特別快速,兩週前他就開始嚷著要剪頭髮。不幸的是當時正逢紅潮來襲,而根據過往經驗判斷,這時我不只日文能力低落,判斷力、平衡感、美學標準也一併落到谷底,此刻動刀只會換得兩個結果:第一是我手掌濺血,第二是煙斗頭頂彷彿吹過落山風。

在我誠實告知心底的猶疑之後,煙斗也就爽快地打了退堂鼓,並且宣布一切靜候潮退血沒再說,於是這仲夏剃頭大典就順延到了上周六晚間才登場。由於該排出的物質已經全數淨空,所以我整個人呈現神清氣爽的狀態,不但揮刀的動作十分明快,就連搭配動作的唰唰聲響都份外俐落。不到十分鐘,地上已經堆滿大把大把的雜毛,煙斗則在瞬間化身平頭熊貓。

雖然第一次被剪成平頭時,煙斗足足在鏡前張大嘴巴不發一話長達五分鐘之久。但在經過一年多的調教之後,他已經慢慢習慣我的字典裡沒有西裝頭存在這個事實。其實倒也不是真的沒有,只是知易行難,畢竟要依頭形位置判別髮絲長短修改刀工,遠遠不如把它們通通裁成一般高來得簡單。而若是煙斗對這髮型有什麼不滿,我就會打開電視轉到高校野球大賽*,親切地詢問他下回是不是想朝更熱血的甲子園男兒髮型挑戰。

在經過幾回訓練之後,煙斗和我都已經對他的平頭髮型見怪不怪,再加上炎炎夏日當前,這短小精幹的髮型反而有助於他排汗散熱。有幾回他甚至還在進電梯後對著鏡子左瞧瞧、右看看,然後滿意地發出讚嘆,「哎,我整個人都年輕了起來」。

這髮型是不是真的有回春效果,老實說我並不清楚,我只知道頭髮削短之後,煙斗圓圓臉上原已不小的五官又更鮮明了幾分,而本來就豐厚的眉毛則因此越形深刻,以至於我近看他的時候,必須要動用意志力才不會噗的一聲大笑破功。但昨天晚上我終於忍不住了,鼓起勇氣向他告白:「我明天幫你修一下眉毛。」

「為何?」煙斗不解地發問。

「因為頭髮剪短以後你眉毛看起來超濃,不修一下的話…」

「怎樣?」

「好像蠟筆小新。」



[1]可惜日本沒有佛光台或大愛頻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