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1, 2008

黑暗騎士


圖片出處:The Dark Knight

「蝙蝠俠: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8月9日在日本上映。這部電影是少數煙斗和我都不曾錯過的系列影片,再加上朝日新聞的影評卯起來為它下了一堆星星,所以煙斗不但非常積極地提前殺入票亭買下兩張前售券,我們也破例在星期日上午早起,不到九點就搭車出門追逐俠影蝠蹤。

這回的目標戲院是有樂町的阪急,雖然已經刻意挑了早場觀影,但現場拉開的候票隊伍還是讓我小小地震驚了一番。倒也不是因為人數多寡問題,而是排隊的清一色都是30~40代的中年男子,間或穿插年紀更大的阿伯,反而是我以為應當占據電影院最大區塊的青年情侶蹤跡罕見,這景象讓我只能頻頻轉頭對煙斗讚嘆,「原來蝙蝠俠在日本是宅伯們心中的英雄」。

過去我對蝙蝠俠系列影片的認知和「超人」之流的神奇英雄沒有什麼差異,但從「開戰時刻」以來,蝙蝠俠引人注意的就不再是他(依然豪華)的裝備與奇形特效,糾葛於其內在的恐懼、焦慮、慾望才是影片刻劃的重點,而劇中不分好人壞人路人拋出的困惑,則成了觀影者必須不斷自詰的疑問。

我對「開戰時刻」的細節印象已經淡薄,模糊中記得「正義」、「信任」與「恐懼」三個課題不斷在片中打轉;電影中這三者彼此相關但又互相牴觸,是十分弔詭的存在,要在這之間覓得一個平衡的支點近乎不能,但這偏偏是落在蝙蝠俠(或布魯斯韋恩)肩上的終極任務──他不只得和外敵對抗,也必須與心魔作戰。

「黑暗騎士」除了延續這三個課題之外,還加入了一個新的爆點,「選擇」。施予選擇的是一個不可捉摸的小丑,他丟出的選擇則是在「正義」、「信任」與「恐懼」間迴盪的結果,人們被迫一再做出選擇,卻忘了自己有抗拒選擇的權力,儘管這同樣是死路一條的結局(除非你運氣夠好遇上蝙蝠俠甩掉他的遙控器)。

小丑是整部電影裡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存在,他的恐怖並非來自於他握有汽油、引線和炸彈,而是因為他完全無法以任何常理被破解,他脫走於理性和規則之外。但諷刺的是,這脫逸在邏輯外的小丑卻成了架構邏輯的使者,他讓所有人依循他的思維起舞,不知終點、遺忘邊際,終致性亂成狂。我越看越覺得小丑的存在真像那只要命的紅舞鞋,你不知道究竟是鞋上真的有魅,還是人被心底的欲望催狂?

據說恐怖片最極致的手法就是不提供任何正義必勝的解救之道,這將使得觀者恆常落入自己延展的想像,像誤踩水沼起不了身,只能下沉。「黑暗騎士」雖然不是一部恐怖片,但我以為它也發揮了同樣的效果,因為這部片最讓我寒毛直豎的橋段,就是蝙蝠俠咬著牙對小丑說「我不殺你」的畫面。如果法官宣判連續殺人魔或強姦犯無罪開釋,大概也會讓我有相同感覺。那瞬間我真的很想掐住蝙蝠俠的脖子(雖然會被電到)尖叫「你殺了他你殺了他,我求求你殺了他!」但遺憾的是,蝙蝠俠終究沒有痛下殺手,他悄悄地遁入黑暗之中,所以「黑暗騎士」就此成了一部有深度還埋下伏筆的好片,觀影者如我則因為很幹,回家後硬是頭痛了一整天。

除了這些主要軸線之外,當然也不能不提在片中一閃而過的C哥,枉費C哥深藏把妹絕技和自拍專長,在這部片裡卻不能採花只能倒茶,讓我忍不住要為他被埋沒的才能掬把清淚。還有戲裡一段為尋小丑不惜斥資監控全市的畫面也讓人無比震驚。外頭有個小丑隨性放炸彈,裡頭有個蝙蝠俠安裝竊聽器,我只能說高譚市民真的是史上最衰的市民。但這也讓我再次確定,我過去真的錯怪了蝙蝠俠,他怎麼可以跟超人、蜘蛛人這些窮鬼混為一談,蝠哥可是靠萬貫家財堆起來的英雄吶。有錢、有妹、坐享各種科技設備,到了晚上還能戴上面具Cosplay,這也難怪蝠哥會成為宅伯們心中永恆的英雄。

有錢真好,是這部片給我的「裏」心得。

[1]「蝙蝠俠:開戰時刻」心得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