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7, 2008

舊手機,新物語


這長得跟磁磚很像的是擊敗我W53CA的枕邊人新手機

再過一個多月就是W53CA入手一週年紀念。儘管在科技新浪潮不斷襲擊之下,這只當初讓我竊喜很久,每每出手時都想放音樂鋪紅毯順便放慢動作的黑紅手機,如今已經成為落伍的代名詞,但直至近日它還是不斷帶來新的驚奇,我想這都得歸功(或歸咎)於我買電器從來不讀說明書的習癖。

當初我購下這只手機的理由純粹是覬覦它的照相功能,這一年來它也的確將這個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雖然手機在對焦時的反應不夠俐落,按下快門時還會發出響徹店中的「叮咚」,但對懶得大包小包出門,又沒錢更替超薄高畫速新相機的本人來說,此機已經堪稱隨手紀錄生活的絕佳密友;要是少了它,我的生活相簿不知該有多麼寂寞。

而在盡憑直覺操作此機將近一年之後,最近我才赫然發現,原來這手機除了通話攝相之外,還可以搖身一變成為IC錄音機和電子錢包,適時賜給我神奇的力量,解決主人於困頓之中。

我之所以會注意到IC錄音機功能,純粹是手殘按錯鍵的結果,當時這個發現只換得我一聲「天啊這手機竟然可以盜錄,會不會心機太重?」,沒有真的派上用場。直到前陣子外出訪談,慣用的秘錄機臨時掛點,我絕望之際想起這個心機很重的功能,只好硬著頭皮啟用。

結果不試還好,一試驚人,長達五個小時的訪談過程完整無缺通通收錄,隔天不用充電又能繼續上場,這驚人的持久力不知道讓多少只剩一張嘴的阿伯伏首稱臣。只不過,當我開始過帶作業時就嚐到了苦頭,W53CA音是錄得非常成功,但四面八方大聲小訊全不放過,我於是得不斷在嘈嘈雜訊裡瀝沙掏金,而連續數日折磨下來,我終於還是認命地去買了一支錄音筆,至於W53CA的IC錄音功能,嗯,就繼續留作觀賞與說嘴之用。

至於電子錢包的存在,我在申辦手機時就已從au店員的傳道中獲悉,只是遲遲沒有啟動。直到前陣子經過煙斗大師的啟蒙,登時恍然以手機連線為電子錢包加值,再持電子錢包直接付帳,將有利於ANA里程的加速累計,我才開始加入了「Edyでお願いします」與「シャリ-ン」*的行列。從此超商結帳,掏出的是手機,而不再是叮噹作響的零錢包。

電子錢包雖為生活帶來許多便利,但也埋下了惡習之種,譬如我有時候會忘記,並不是所有商家都已經導入電子錢包服務,也不是每家超商都採取同一系統。而沒搞清楚狀況就扔出手機,有時只會換來店員「人客你現在是不是付不出錢要我打電話報警?」的斜線表情,和匆忙致歉翻包找錢的狼狽結局。

雖然隨著親朋好友紛紛搭上汰舊換新的熱潮,我這不能看電視又不能聽廣播的W53CA已經完全被拋在時代後頭,但在經歷IC錄音機與電子錢包的發現之後,我對它還是充滿了無限期待。不知道下一回,我又會在裏頭邂逅什麼新花樣?

[1] 「Edyでお願いします」(請自Edy扣款)是用Edy付帳時的標準說詞;「シャリ-ン」則是錢被扣除那一瞬間令人心痛的電子聲響。聽說餘額不足時,發出的則是「ピロロン」。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