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1, 2008

風火輪行記




最近這兩週,每天早上我都會為了「今天到底要騎車還是走路上學」的選擇陷入天人交戰之中。理由是不論左右哪個選項,伴隨而來的甘苦不分上下:這兩者都要花上35~40分鐘的交通時間,都得忍受紫外線的灼炙,都逃不了池之端好漢坡的摧折與滿頭大汗的結局,沿途望見的景致則一色一樣沒有分別。唯一的差異在於,騎車不必忍受日比谷線的滿員之苦,步行則免去了東鑽西躲的騎技考驗。但這評比標準基本上有跟沒有一樣,算出來的星星總數仍無顯著差別,所以最後我通常會一邊哀怨地踩著踏板,一邊在心底後悔沒有選擇另外一個端點。

話雖如此,我還是重新展開了我的自行車通學生活。我的通學路線可以拆分成幾個區塊:

第一段是家裡到上野車站。這是我認為最平順好騎的路線,一來是因為下町地勢沒有顯著起伏,不必動輒咬牙切齒踩風火輪作拼死狀,二來也與此區不是都會中心,離地鐵站又略有距離,無須沿路提心吊膽誤輾突飛而出的幼童與狗有關。

第二段則是上野車站到京成電鐵站間。此路不長,沒有天然地勢作阻,卻是我走得最曲折的一段路。理由在於上野車站人潮不斷,動輒還會穿插推著大行李的外籍遊客,他們動輒豪邁的擋住半條路不說,有時走到一半還會掏出觀光手冊停足閱讀,你要是眼睛張不夠大煞車不夠靈敏,沒準就成了毀壞「ようこそ、美しい国」的元凶。行人遊客難防,大剌剌地睡在路邊的流浪漢更是教人頭痛。我不知道那些流浪漢是因為爭地失敗淪落至此,還是因為旁有廁所前有警察環境不錯賴著不走,我只知道京成電鐵站外那路道本來也就不過三、四人寬,現在扣除一個流浪漢的床位和家當後,沒變羊腸也成了一條單行道,騎起來可辛苦的。

第三段是弁財天與不忍池畔,此路堪稱全程中風景最美的地段。仲夏的不忍池以荷花聞名,輪狀葉片在池間綿延蔓開,迎風搖曳時有如一道道的青潮綠浪,波濤裡桃粉色的荷苞如星點綴散。清晨時荷花開得最盛,荷朵色如胭脂,姿如佛掌,悠然立於葉浪中不傾不頹,為周敦頤的《愛蓮說》下了最貼切的註解。若去晚了,荷花仍在,但姿已攏斂,美是依然美,氣勢卻遠不如前。要一睹荷塘豔色,非當早起的鳥兒不可。

穿越荷花池,跨過馬路,沿小稻荷神社再行一段,池之端門就在眼前。遺憾的是,池之端門並非旅程的終點,接下來等著我的還有最後一段路──學校內的好漢雙坡。池之端是東京地勢的界線,上野一帶是低矮的下町,文京區以左則是地勢走高的山之手,從這裡開始最頻繁的風景便是無盡的坡道與小丘,這也是為什麼我連進自家校園都得連跨兩座小坡。

第一座好漢坡位在醫學院建築背面,路短但地勢偏陡,我雖然曾有不下車直接攻頂的野望,但在幾度經歷不進反退的教訓之後,如今我已經學會承認自己是條軟腳蝦。第二座好漢坡位在球場與講堂之間,坡緩而路長,另有幾條不同的路徑可以替換,在連續騎了幾回合後,我已經順利完成工二館柏油路不下車就攻頂的壯舉,只不過到頂後,氣喘得難免會比較大聲一些。

儘管我偶爾也會懷念起不費一力就能發動的阿基拉號,只可惜在油價高漲、停車困難等等因素作梗之下,我大概沒什麼機會在這裡重溫機車時光。所以累歸累、行路難歸行路難,除非Segway*獲准上路並且降價到每台1萬日幣以下,不然,我還是只能以純腳工發動風火輪,繼續當個氣喘吁吁的偽哪吒。

[1]根據官方網站標示,現在一台訂價100萬日幣,相當於4個學期的學費,可惡。
[2]今天是我姪子胖小弟的生日,謹以下圖祝胖小弟生日快樂;賀文請見[],年齡請自行+1處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