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9, 2008

校園廁事



以前要是說起學校的廁所,我腦中浮現的通常不是什麼好景;要不是廁紙堆積如山,要不是有人在地板上滴出一條長長的血印,至於終年不散的臭味更是無須贅言,少了這點的話只怕還辨識不清廁所的方位,所幸這樣的廁所後來隨著建築翻新改建慢慢出現改善。我以為乾淨的廁所委實不可或缺,因為周圍越是清潔整齊,使用者也會愈發小心謹慎,廁所的環境氛圍和良善的使用習慣之養成,兩者之間交互關聯密不可分。

日本各地的公私用廁所雖然多以新穎亮麗聞名,但我也不是沒在這裡見識過小方塊磁磚的蹲式便所,而且那木板門上通常帶有蛀痕,沖水線頭則永遠缺了提把,只草草綁個死結將就。在各地廁所紛紛進入可沖可洗免動手還附音姬的二十一世紀,即使這古老的便所充滿濃厚的懷舊氣息,那味道卻常讓我感覺無福消受。

剛剛踏進此校時,我一度震懾於周遭無物不歷史,整個校園活脫脫就是一座史蹟館的景況。我一方面感動於日人珍藏傳統的慎重,另一方面卻忍不住偷偷擔心,這刻滿了風霜印痕的建築抗震績效不知如何,還有,裡頭關乎民生需求的廁所,是不是也腐朽衰老如其外貌一般?

第一個憂慮至今為止尚無檢證機會,我也默默祈禱它最好不要到來,第二個不安則在不久後便煙消雲散。事實上,在我曾經出入的各處院館之中,無論建築新舊、不分空間寬窄,至今還沒有一個地方的廁所曾經讓我留下不堪的回憶。就連那處迴廊古老如迷宮,地板走起來還會軋軋作響的某學院,裡頭都藏著一處不遜百貨妝間的廁所。

和過去在台灣的體驗不同,此校女廁已罕見蹲式設計,坐式馬桶才是當今王道,而且尺寸剛好,沖洗除臭阻音功能一項不缺,設計之完善搞不好勝過很多貧窮學生的家用馬桶。再加上定時有人清掃,即使沒有光鮮亮麗到「霹咖霹咖」*的程度,起碼也符合清潔衛生的原則。所以如果有人告訴我他每天都特地來學校出清腹中存貨,我想我一定也不會存有任何鄙夷。

除了良好的內裝設備之外,上周我還多了一個新的發現:原來校內使用的廁紙全部都是東大自行出品,而且素材來源不是其他,正是校內各式書紙回收的再生成果。這意味著下回接到厚重如磚又讀不懂的發表講義時,我們不必再暗幹心中,只要想想這疊書紙不久後將成吾等的乾屎橛*,心裡的鬱結自然輕鬆解開。當然,也有可能最後被拿去裝大便的,其實是我這種人的成品。

最近因為到校讀書的關係,新建大樓的廁所成為我最常光顧的勝地。此地的廁所採淺灰色調,雖然沒有滿室鏡廊或蘋果光照,但稱得上光亮潔淨。其他廁所有的設備這裡不但一應俱全,甚至還多安設了一項自動感應沖水的功能,而且反應極其靈敏,有時候我不過是調整一下坐姿,它已經不甘寂寞地沖起水來,讓我想多待幾秒放個空都不行,起身拉拉鍊時不免有種悵然之感。

有良廁如此,說真的我已別無所求,但如果它可以別那麼快就嘩啦一沖,我想,它應該會為苦悶的蠹蟲生活帶來更多的喜悅。

[1]ピカピカ:亮閃閃。
[2]乾屎橛:拭糞之具,見《雅舍小品》。
[3]雖然跟本文沒啥關係,但我還是要以下圖誠懇地祝福黃腎2?歲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