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6, 2008

隅田川花火大會


我們台東區人都是扛家裡的餐桌到馬路上拿煙火下飯的啦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隅田川花火大会」,雖然我原本立志今年要重披戰袍穿浴衣看煙火,還提前一星期翻箱倒櫃找出了八年前穿過的黃色浴衣,遺憾的是我不但把「帯」丟在台灣,還遲遲搞不定隨插即用的簡易組合腰帶,滿頭大汗之餘只能宣布棄守,最後還是穿起居家短褲和夾腳拖出門,黯然接受婦女就是不適合偽裝少女的命運。

這回是煙斗和我第二次觀賞「隅田川花火大会」,儘管我們一度有在家裡翹二郎腿看電視的衝動,但台東區一年就紅這麼一次,身為區民如何能不起身響應?再加上連日炎暑之後,今天又難能可貴地出現清爽涼風,不出去走走未免太對不起這配套的天時地利人和,於是當預告的煙火響起時,我們便跟著跨出家門趕集。

去年看煙火的地點是在櫻橋一帶,當時所見景況美是美,但解散時洶湧的人潮與漫天覆地的白煙卻如一場惡夢。還好一回生、二回熟,這回我們不但比上次更從容不迫,而且變更作戰計畫,不再直攻櫻橋會場,而是毅然決然地反其道北行,目標鎖定的則是隅田川上的「白鬚橋」。

白鬚橋位於隅田川北側,寬闊的鐵橋直對川面,河堤旁的草坡可以隨意散坐。在這裡有涼風徐徐吹來,花火與川上屋船燈火則相映成畫,再加上離施放地點有段距離,既不用時時為花火爆破時的轟隆巨響震動,也沒有煙硝瀰漫的困擾,只要扣除攪局的蚊子很多這個缺點,此處足堪獲選為情侶賞煙花談心的最佳聖地。

如果嫌白鬚橋視野不夠開闊,還可續往南行,反正所有馬路這天基本上都成了步行者天國,走累了席地而坐也不是怪事。事實上,台東區這天最驚人的往往不是煙火,地元居民紛紛搬出家中沙發、餐桌到馬路佔位,還號召親朋好友自在開伙的景況才是此地一絕。而今天當我發現,人群中美甲沙龍的美容師們一邊喝酒一邊賞煙火,一邊沒忘了在席子旁擺出「搭配浴衣的美甲服務 1500圓」招牌時,我對本區居民的敬意又上攀了一個層級。

去年我說過,隅田川的煙火有兩個特色:一是每株規模皆大,二是色光變化繁複。今年除了繼續承襲此一傳統,還趕流行多加了不少卡通人物的面孔,於是我們一邊欣賞煙火,一邊還有小孩與少女們「呀!Kitty」、「呀!米妮」此起彼落的尖叫當活體BGM伴奏。

在這些形形色色的花樣裡,我最喜歡的是在每個片段中必然登場的黃金煙火;它登空時如一把把澄亮的花束,觸頂後垂墜成金色雨絲,你以為它就此歸於平淡,那些小小的星點卻會在瞬間迸發出驚人的光芒,似火似花,是火是花,親眼見過一回,才會明白「花火」之稱果然當之無愧。還有一種煙火也非常有趣,它綻開後會四處浮動,猛一看如流螢穿飛夜空,觀者之眼則成撲螢之扇,興奮緊張地隨光點翩飛。

今日夜裡雖然無月,但花火依然盛豔。而這,就是以火摹花、以光刻夜的花火匠,送給夏日東京最美麗的點綴。

[1]去年的[隅田川花火大会]
[2]事隔一年,我雖然還是沒錢買相機,但我終於知道用影片模式拍起來就不會那麼像東京大空襲,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