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4, 2008

入管再相逢 (下)


入管決死戰」的賭局終於在日前揭曉,這回總計有煙斗、黃雞雞、顏肛門與本人四人參戰:在(1)「我會在幾天後接到取件通知?」這個題項裡,眾人意見相當分歧,煙斗說一星期,顏肛門押注八天,黃雞雞則罔顧我上回只花三天就收到通知的這個情報,硬是宣稱我必須花上三週等待才會領得明信片。只有我孤軍力抗眾人的不賞臉,堅持我今年肯定也是三日到件。至於(2)「今年我的簽證許可期間將有多長?」這個題項,則因眾人一致選擇「三年」,我又不想為了贏得這沒有賭金的勝利,烏鴉嘴地賭咒自己將會蟬聯一年簽,最後只有黯然流標的結局。

萬幸的是入管局這回相當賞臉,三天後,那張輕薄白皙還鑲刻著我個人筆跡的明信片,已經安然躺臥郵箱,這也證明了我以經驗為準的判斷果然沒錯,賭題(1)的勝利成功入袋,我只懊惱當初沒有同時發券並加收賭金。

但明信片的到來只不過標示申請手續的終結,許可期間長短得等我親赴入管局才見真章,於是拖過一週之後,我在星期二上午再度前往這座海濱孤樓。這次我比上回還早出門,踏入入管局時不過早上九點半,但大概是天氣好又逢換簽高峰期,圍聚在二樓的人群雜音遠遠大過上回的規模。我先在超商購妥總價一萬日幣的收入印紙,接下來乖乖拎著明信片、護照、外國人登錄證與收入印紙四大神物排隊繳件,十分鐘後領得號碼牌一張,和燈號相距過百的數字意味著這又是一場漫長的考驗。

就在周圍各種與國籍文化一樣的聲音體味逼得我即將失去耐性時,命運審判的燈號終於亮起,我伸手接過事務員遞回的護照,一眼就注意到上頭沒有熟悉的橘黃方紙,取而代之是一小格淺淺的灰白色,上頭清清楚楚地寫了「3 years」。

「3 years」,這短短兩字映入眼簾的瞬間,那些幾乎讓我崩潰的嘈嘈喧嘩和嬰兒啼哭突然都變成悅耳的天使號角,事務員的窗口框邊則開出了朵朵粉紅色的薔薇,我雖然沒有照顏肛門建議那樣立刻比出「グー、グー」*手勢表達澎湃情緒,但好歹也是在心底閃過了謝天兩個大字。

這迷你又不起眼的貼紙雖然輕如鵝毛,但意義卻重比泰山,它的出現一方面意味著我可以擺脫年年到入管「参勤交代」*的命運,另一方面也標示了我的「日本人配偶者之決戰行政機關」終於順利邁向下個關卡,我感動得幾乎想把這貼紙撕下來另外裱框。但我當然不會笨到真的動手,因為我可沒有繞回對面窗口抽票重來的閒情逸興。

簽證雖然更新成功,但此行目的不算完全了結,接下來得順道申請再入國許可證才能免除後顧之憂。還好許可證的競爭者雖多,工作效率卻遠勝其他窗口,只要算準等候人數並且提前抽號,就能順利縮減等待時間。我在這裡花了約莫二十分鐘,雖然還是一種人生的浪費,但比起方才將近兩個小時的等候,實不可謂之不快也。

踏出入管局,我一方面有種苦盡甘來的欣慰,另一方面卻也有股新的憂慮在心底悄然升起──這次要隔三年那麼久,我真怕我會就此忘記這世上有簽證更新這回事,然後悲傷地遭到遣返。

[1]搞笑藝人エドはるみ的絕招,圖片見[]
[2] 参勤交代(さんきんこうたい):幕府規制之一。各地大名必須定期到江戶出勤,幕府可經此有效監控、削弱各地大名實力以防叛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