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2, 2008

崖の上のポニョ


7月21日是日本的「海之日(海の日)」,我們沒在這天造訪真正的海濱,倒是進戲院看了一部十分應景的電影──「崖の上のポニョ」(懸崖上的波妞)。這部片在上周六首映時據說大大爆滿,要買張票還得排上好長的隊伍。我原本打算耐心等候DVD發行,可是日日高唱「波妞曲」的下場就是不知不覺中強化了觀覽慾望,於是確認煙斗的觀看意願之後,我們今天早上八點踏出家門,直奔日比谷的影院觀劇。

崖の上のポニョ」故事軸線非常簡單,一隻迷路的金魚為男孩所救,後來寧可放棄魔法也要化成人形和小男孩相伴。說穿了,這就是一段蘿莉與正太版的人魚公主。只不過這片比人魚公主要令人開心的特點在於:故事在波妞化人後便畫下句點,於是觀者如吾等可以不必追問「他們長大之後」的發展,也不必將那些令成人世界複雜化的誤解、猜忌與情愛糾葛帶入劇中。宮崎駿之所以視此片為「面抗這充滿焦慮與不安的時代之作」,或許也是基於這個理由。

宮崎駿的作品以向來好以少男少女(或童男童女)為主人翁聞名。我常常覺得他筆下的這些童少是一種近似真空的元素,歷史脈絡在他們身上還沒有刻下深刻的痕印,當世的現實壓力猶遠,於是他們得以保持近乎透明的潔淨,讓我們看到成人世界已經失落的希望並引以為抗。但諷刺的是,這些動畫裡的希望天使卻是眼下日本社會中最大的不安來源;14歲的男孩劫車、15歲的女孩弒父、17歲的少年動手割下母親的頭顱…宮崎駿筆下少男少女象徵的期盼與價值正在崩解,不知是否因為如此,這回「崖の上のポニョ」的主角年齡才會驟降為5歲?

電影中的金魚波妞其實有幾處設定讓我百思不解:譬如我就一直參不透宮崎大師何以要安排波妞會舔人血還嗜食火腿片,這個特徵只會讓我懷疑牠是食人魚而非半人魚的同宗。還有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在波妞從魚化人的過程裡,當牠進化不全時就會變成一隻水上飛的三爪雞?

儘管疑惑難解,但我以為「」片仍是一部非常輕鬆可愛的作品,特別是和宮崎駿這幾年說教意味濃厚的他作相較,「」片那些俏皮童稚的片段,讓我想起了第一次看「龍貓」(隣のトトロ)與「魔女宅急便」(魔女の宅急便)的欣喜。不過,宮崎駿畢竟是宮崎駿,「」片中當然不可能只有這些哈哈哈哈笑著看完就忘的劇情,所以他不但要插一段剷除海中垃圾的畫面暗示自然生態遭到破壞,也沒忘記透過波妞的爸爸フジモト批判人對環境的汙染,這些橋段算得上是宮崎駿在他自作裡頭必捺的標準落款。但相較於「魔法公主」(もののけ姫)裡沉痛得讓人喘不過氣的控訴,「」片中的這些小插曲已算十分可親。

除此之外,每天固定要在我家響起的「波妞曲」也沒閒著,當片尾樂聲一下,劇院音響放出「波妞,波妞,波妞」的主題歌時,全場觀眾不分男女老幼歡聲齊唱。這場面不僅讓我留下深刻印象,也在瞬間體悟「德不孤,必有鄰」的真諦。

我是看得開心,可對日片和動畫片興趣缺缺的煙斗不知如何?燈光一亮,我轉頭確認煙斗是不是還醒著,想不到他雙眼睜得老大,眼眶泛紅,眼角帶淚,對上我的目光時還慌忙以手掌抹去頰上滑下的兩滴淚水。「這真是一部感人的好片!」煙斗微帶哽咽的告白,讓我本來要脫口「你睡到眼淚都流出來了嗎?」的疑問硬生生地回嚥。這還沒完,煙斗不久後又用堅定的眼神搭配一句盜自劇中的台詞,宣稱「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此言雖然動人但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我只好一邊感謝大王恩寵,一邊在心底升起無數問號。還好後來終於恍然,想來是波妞不辭辛勞飄洋過海還捨棄魔法的冒險,提醒了煙斗他身邊也有一個遭遇雷同的外籍新娘,才讓他有感而發地為我流下兩滴珍貴的男人淚,這也顯示煙斗已經成功地接收到宮崎駿試圖傳達的「愛與責任」之旨*。而儘管我在後續向他驗證時,只得到「我不記得了」的搪塞,不過這也不失為一個有趣的詮釋──「崖の上のポニョ」,原來還可以被視為外籍配偶與國際婚姻的投射。只是不知道,宮崎大師當初是不是真的有想那麼多就是了。

最後,再來聽一次[波妞歌全曲完整版]吧!

[1]少年と少女、愛と責任、海と生命、これ等初源に属するものを躊躇わずに描いて、神経症と不安の時代に立ち向かおうというものである。」(宮崎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