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9, 2008

入管再相逢




這是"若桃",不是屁股


七夕雖然已經畫上句點,我和牛郎的約定可還沒落幕。今天一早迎著濛濛細雨,我又再度踏上連續三年年年造訪的海濱鵲橋,目的地當然只有一個──「東京入國管理局」。

是的,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又到了我辦理簽證更新的時刻。

凡是收看本誌超過一年以上的親朋好友,幾乎無人不知我和入管局間的情仇糾葛*。譬如黃F一聽聞我邀請她同行辦簽證,立刻跳開兩步並且誇張驚呼,「胖桑,你明明是個日本人妻,為何辦簽頻率不下於我這個留學生?」對此我除了哀怨地點頭稱是之外,也只能強烈懷疑「日本人妻」其實是「日本人欺」的筆誤。顏小鹿則不假思索的直言,「所以你又可以寫blog了耶?」擺明了一副等著要讀黑特文的期待貌。而據吾母傳言,就連遠在法國的舅舅都曾為我取簽之途路遙遙深感不平,還數度義憤填膺地質疑,日本國的簽證怎麼比龜毛法蘭西還難搞定。

但不論是同情也好、祝福也罷,該來的還是不能躲避。在確定黃F簽證還沒到期,兩人同行談天殺時間的悲願無法實踐之後,我就決定要盡速了卻心頭大事。反正該繳清的戶政資料半個月前已經備妥,那麼選日不如撞日,就挑「沖繩之日」*這天出發吧。

出發前夜,煙斗照例印出了兩張申請表喚我填寫。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人也就跟著油條了起來,於是我一邊刻字,一邊貧嘴,四處挑剔表格裡的問題設計。其中我怨念最深的莫過於「更新の理由」(簽證更新理由)這個欄位,儘管煙斗開了網頁範本指示我填入「日本において日本人夫と同居するため」(為在日本與日籍夫婿同居)的說詞,我還是有股衝動想寫「入管からいただいたビザの期限が切れるため」(因為從貴處領得的簽證即將到期),同時不忘幻想最好能在現場對官員微笑補上一句「一年って、はやいものですね。」(一年過得可還真快啊),那才堪稱把酸意都榨成了汁。不過煙斗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句「嗯,如果你不介意再多拿幾次一年簽的話…」,就讓小的我瞬間噤聲,乖乖照本宣科*。

寫完了稿子當然得遞交,造訪過入管局的人都知道,該處除以偏僻荒遠聞名之外,動輒一、兩個小時起跳的等候時間更是噩夢一場。去年我為了縮減等候時間,一大早就出門搶號碼牌去了,今年原本有意比照辦理,遺憾的是懶蟲上身睡過了頭,料理完早餐又洗曬衣服之後,跨出家門已過九點半,抵達入管則是四十五分鐘後的事。還好大概是氣候不佳使然,這天的入管局沒進入擠爆狀態,我入場時燈號亮在53,接到手中的牌號則是137,而根據歷年經驗判斷,兩者距離只要沒破百都可稱作好運。再加上這回入管採多窗作業,沒有重演上回雙槍對百人的謬事,我因而得以在正午前踏出入管。算算這回的等待時間總計只花了一個小時半,堪稱三年來最短,也算值得慶賀的紀錄一樁。

除此之外,過去兩年都曾遇上的韓妹大鬧入管局這回並未登場,倒是有個髮霧味濃得讓我懷疑她噴了整罐DDT的阿桑精神狀況十分堪疑。從步出入管到搭公車回車站的路程裡,只聽她頻頻以英日交雜數落一旁的日本人夫,聲量又毫不吝嗇,讓我不知道該稱讚她這把年紀還有這樣驚人的丹田功力真是不簡單,還是該敬佩她可以自在切換雙聲帶河東獅吼。不過這也不能怪她,畢竟頻頻出入入管局,的確是有可能造成心神耗弱與憤世嫉俗的反應。

交出申請表雖然算是了卻大事一樁,更新手續可還沒完,接下來我力邀煙斗和我對賭的題項有二:(1)我會在幾天後接到取件通知?(2)今年我的簽證許可期間將有多長?至於輸贏勝負,就看入管局這回心情如何。

[1]入管局情仇錄:[簽證不如泡麵][簽證更新]、[換簽]
[2]∵ 7=な(な)、8=は(ち)∴7/8=那覇(なは)の日=沖繩之日。這麼無聊的由來,我也是今天早上聽了J-Wave才知道。更扯的是,這天下午沖繩就發生地震了。
[3]標準填寫樣本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