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6, 2008

試映會


出處:官網

這個周末東京終於開始透出暑氣,雖然如此,煙斗和我還是頂著烈日與悶濕的氣溫先趕回千葉省親,下午再直奔新宿觀賞「功夫熊貓」的試映。

夫婦攜手上影院在我家不是常見的事,除了少數我們有強烈執念的片子之外,煙斗和我很少同進戲院。理由一是一張電影票一千五百日幣起跳,各式折扣方案並不同時適用於我們二人,兩個人結伴入場意味著數張野口英世瞬間消滅,除非是不看就會一生殘念的電影,否則我寧可等半年後上TSUTAYA取經;畢竟橫躺在沙發上啃巧克力看寬螢幕,痛快程度也不見得亞於外頭沒有鹽酥雞擺攤、自動販賣機還比外頭貴數十的戲院。理由二則受限於電影上映的檔期與戲院安排。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日本刻意保護國產電影市場的策略影響,亦或此地盜版下載不若亞洲其他國家猖獗,片商不必擔心緩放影片會不敵海賊使然,總之西片來到東洋後多半已落後他國數月至半年,而我要不是在回台灣時先睹為快,就是賞片欲望給時間磨蝕殆盡,遑論前進影院。

不過,這陣子我倒是迷上了「應募試映會」的活動。日本的片商在電影正式上映前,多半會租借幾個場地舉辦試映,一方面是為製造話題吸引報導,另一方面也是企盼人際傳播打響口碑。豪華一點的試映會甚至還會包下遊艇或安排巨星上台問候,簡樸一點的就算沒有星光熠熠,起碼也會讓你免費看戲。這麼好康的活動擺明了就是為我這種貧窮又慳吝的米蟲打造,更何況只需要動動手指就有中獎可能,我當然不應白不應,於是檢查近期試映會訊息,並且填寫應募表格OK送出,就成了每週日固定在我家上演的睡前儀式。

遺憾的是,雖然應募每部電影前,我腦中都曾經閃過「啊!這次我有預感一定會中」的靈光,但自應募至今,東西日洋我起碼投了超過二十部片,其中更不乏那種「看起來就是沒人想看,我好心去應募幫它撐一下場面」的片子,但「恭喜中獎」的明信片就是一次也沒降臨過我家門前。

我不解地詢問煙斗,「我連螞蟻雄兵這種噁心的爛片都應募了,為什麼還是不會中?」煙斗搖搖頭,直稱網路應募這種無需成本的便宜人人搶著要,我再怎麼抽也只有兩個人頭,哪拼得過別人一家八口全部出動?而且如果我真的這麼想中獎,不如拿出五十元日幣買明信片抽選朝日新聞的首映票券,後者起碼還有投五上一的機率。雖說如此,我仍舊秉持初衷,堅定地拒絕了煙斗的建議;米蟲之所以為米蟲就是因為只想不勞而獲,老娘豈能在堅持了二十幾部片之後倉皇失守?

就在我即將對應募活動失去耐心與信心的前夕,一張標明兩人同行邀請券的明信片終於滑入我家信箱。「中了喔!中了喔!」我樂不可支地揮舞著明信片,國父革命成功時想必就是這種感覺。而且不中則已,一中竟然是「功夫熊貓」,不但完全符合夏天就是要開心不要動腦的原則,原本對試映會興趣缺缺的煙斗也因無法抗拒同類的召喚而加入觀影行列,我們因而有了一個歡笑連連的夜晚,也讓我的試映會應募行動有了堅持下去的理由。

看完「功夫熊貓」後,我最大的心得如下:第一,這部片的日文片名落落長,「誰を信じる?自分を信じろ。カンフ-パンダ」根本就像繞口令。第二,對於劇中充分彰顯的熊貓大肚腩之妙用,每次攻擊煙斗都會被反彈回來的本人深表贊同。第三,師傅就師傅,可不可以不要再加個Master?不然Master Shi-fu這種中英混亂的鬼稱呼,聽在英文不好的本人耳裡,只會讓我想不通為什麼大家要對著紅貓熊叫Master “Seafood”。第四,聽完主持人說明配音者中有成龍時,我很注意地想辨識他的角色,遺憾的是無功而返。後來角色一覽打出才終於恍然,原來他是惜字如金的猿猴。第五,我強烈懷疑煙斗曾經暗中協助這部電影的編劇,因為「龍戰士熊貓」或「熊貓打敗大龍*」的橋段,以及劇中強烈的熊貓平反意識,每每讓我有這戲根本就在影射姓中帶龍的我和熊貓煙斗的錯覺。

[1]另外,我也不知道豹子(?)為什麼不叫阿豹要叫大龍。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