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4, 2008

印章二三事

日本的印鑑依照使用場合與刻印內容可以粗分成三種:実印、銀行印、認印。

「実印」通常應用於身分認證和法律契約,「銀行印」則適用於銀行開戶或金融借貸手續,兩者事關重大,不容混淆仿冒,因此除以全名入刻外,印鑑質材與篆刻手續也比較謹慎細膩。相較之下,最常見也最頻用的「認印」則顯得隨意許多。用於「認印」的印章約莫小指大小,呈圓柱狀,上頭僅刻姓氏而不刻名。對習慣以全名入印的我來說,這種「認印」用的印章究竟有多少認證效果十分堪疑。

我的疑惑源自兩個理由:第一,這類認印留姓而不留名,假如是具有珍罕性的姓氏還就罷了,但如果是相當於陳、林、黃、張、李這類大姓的佐藤、鈴木、田中、高橋、渡邊,路上隨便大叫一聲都有好幾個人回頭,只刻姓而不印名,天知道是哪個佐藤留下的禍種?第二,曾經逛過百元商店的人大概都知道,這種小圓印只要百圓硬幣一枚就能入手,高興的話備妥五族大姓傍身也不是問題,而且購買時既不檢查證件也不需要押金,簡直比買煙買酒還要容易。在這兩個前提之下,儘管認印具有法律效力,我還是很難對它興起太多的尊敬之情。

但我拋出再多的問號也動搖不了「認印」在生活中占據的重要性。比如說宅配郵件就是認印不認人,你堅持拿筆簽名,人家還嫌你占用送貨時間。又譬如校務各項手續也全憑小小的圓印決定一切,儘管我都已經拿到老闆親筆簽名,學務處還是可以因為缺少圓印而拒收文件。我因此常有衝動要買十個老闆的姓氏印章放在身邊,而且我強烈懷疑就算我真的這麼做了,學務處只怕也不會察覺。但說嘴歸說嘴,最終我還是會認命地多跑幾趟老闆辦公室,只為求得那個在百圓商店裡從不缺貨的「認印」。

此外,一個家族裡雖然人人同姓,但「認印」無法一枚走天下,如果遇上同姓者簽名捺印,兩枚認印必須有明顯區辨才能成立。譬如在我們的結婚證書上,煙斗再加上擔任證婚人的煙斗爸媽,一個遠藤就有三種戳印,搞得一張證書倒像是遠藤博覽會似地,展示起來可不是不有趣的。

我雖仍對日人的小圓印認證效果持疑,但為免銀行印、実印與認印的混用惹來盜用危機,最近也開始考慮要搞個只有姓氏的印章方便行事。可是麻煩就麻煩在我的姓氏並不列屬日人常用漢字,光是說明寫法就得花上好大的力氣,更糟糕的是蓋了人家也不知道怎麼發音,最後還是得自己動手加註片假名。這麼一想就覺得,也許我該直接作個麵包印,不但一目瞭然,又有特色,而且上至八十老者下至三歲小娃人人都諳讀音,真正皆大歡喜。

然後它蓋起來大概會像這樣:


[1]相關文見[家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