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4, 2008

圖書館漂浪記 I



雖然和內文沒有關係,還是要放出來笑一下的 キムタク V.S. キムタケ

雖然前不久才去了兩趟國會圖書館,但這星期一開頭,我又轉往都立中央圖書館報到。我不知道這是在走圖書館運或是在倒圖書館楣的證據,我只知道這得歸功於東京沒有一座圖書館收齊我需要的所有書籍,所以我才不得不過起這種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為書走天涯的日子,而且至少還得再訪一回央圖和某大學圖書館,才能為這漂泊不定的圖書館浪人生涯畫下句點。

我這回的目標對象是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此館收藏有二十七年份的出版物年鑑資料,是我遊晃多個藏書搜尋系統之後所能覓得最完整的分量。於是顧不得外頭天陰雲厚,星期一一大早理完家務,我就搭上日比谷線直奔「広尾」覓書去了。

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坐落於南麻布,算是都心得熱鬧地帶,地近広尾車站,周邊淨是各國大使館和洋味十足的風情小店,路上行人的面容與操持語言也同樣繽紛多彩,穿梭其間就不免生起時空難辨的錯覺,不知道該說這裡是非常東京的東京,或是很不東京的東京?

圖書館位在有栖川記念公園的正中央,要入館得先穿過一小段公園林徑。如果換作在平常,我應該會非常欣賞這位於鬧區卻不失靜謐安寧的所在,畢竟「一座被森林包圍的圖書館」,聽起來就像極一段童話的開端。遺憾的是我負有要務在身,滿腦子掛記的都是如何提升作業效率,分不出心思感受童話氛圍,也沒有餘暇欣賞沿途盛開的紫陽花,倒是對眼前把我搞得氣喘吁吁的好漢坡非常感冒,一直想不通立館者何苦要把黃金屋藏於坡上。

好不容易來到林徑盡頭,蒼白色的方型建築終於現身眼前。我原以為此地的入館手續必須比照國會圖書館辦理,出門時還特地帶妥了各項證件,想不到央圖因為翻修工程部分關閉,每天只開放固定數量的閱覽席,因此暫時免去了入館的申辦手續,寄物後領取限量的閱覽證即可入館,借還書或預約席位則全憑鐵牌行事。

中央圖書館的當期資料雖然開放自由閱覽,但非當年度的出版物一律閉架處理,借用時依然得透過申請手續。此地的申請過程還未進化到國會圖書館全面線上作業的程度,查詢書籍之後必須自行印刷申請單,再委託館員依單取書。只是每回印刷數量都以單本為限,我要借二十七本就得重複印刷27回,望著那厚厚一疊的單據,我忍不住為那因我而死的樹木們感到一絲慚愧。此地每次借閱的上限數量是6本,若為連續性資料則可請館員預先取齊,再以6本為單位替換即可,這點倒是比國會圖書館有效率多了。

約莫是受到空間和藏書種類的限制,都立央圖的使用情形不若國會圖書館密集,憂鬱的研究生寥寥可數,倒是上進的老阿公無所不在,而且他們一待就是以4、5個小時為單位,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也不能打斷其求知慾望,讓我感動得幾乎都要灑下淚來。雖然我也很想比照辦理,但連續4個半小時無間斷的查抄作業已經讓我手痠肩疼,眼睛乾澀得快要張不開,肚子喧聲之悽慘更是媲美仲夏鳴蟬。未免鬧出撕書食紙果腹的悲劇,我終於還是忍痛闔上書籍,別過滿室的老杯杯們,一個人步出了安靜的圖書館。

只是和上次不同的是,這回我甚至不需要再作任何預想猜測,就知道我一定會重訪此地,理由是待補的資料上頭還有長達8年的空白,而放眼東京3大都立圖書館、218座區立圖書館,我要找的書籍只有此處供應,什麼不來?我還怕它不開咧。

[1]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