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5, 2008

相約在月島




星期一下午,赤門餘生小隊相約月島舉辦もんじゃ焼き午餐會。這場午餐會其實原本應該在我家登場,但當我興奮地向大王秉告並申請燒烤許可令時,煙斗隨口拋出的疑問一語驚醒夢中人,那就是「你們誰要負責掌廚?」這個難題。理由是吾厝雖可提供現成場地,也備有多功能萬用鐵板一組,但屋主不在夫人又是蠢妻,獨獨缺少掌鏟大廚一名。

上回舉辦燒烤派對時,與會者中有關西人和東京人在場,煙斗和我從頭到尾沒動過一根手指,自有源源不盡的お好み焼き、もんじゃ焼き、広島焼き、たこ焼き、焼肉送入盤中,一場聚會吃了五個多小時還不能收手。但這次我們四個台妹自己辦家家酒,現場既沒男僕也無日人伺候,一不小心還可能把お好み焼き搞成蔥油餅派對,再加上懶婦雷秋不想善後,自家製燒烤派對於是臨時喊卡,改由直奔月島在店裡大吃一頓取代。

上次前往月島時我和煙斗同行,挑店完全憑直覺取捨,這次在S女士的帶領之下,我們可是有備而來。去的不但是號稱深受女性歡迎的店家,點完菜還沒忘記出示手機優惠券換取燒烤軟骨招待,而且邊吃邊拿各處八卦下飯,四張嘴嘰哩呱啦的分貝一點都不雅於滋滋作響的鐵板。

雖然這種場合照理說是人妻大展身手的時刻,但我開頭已經言明自己是個懶婦,除了一度看不下去軟骨遭到凌虐的慘狀而插了三秒鐘的手,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坐在旁邊欣賞小鹿攪拌,以及賢慧的F女士和S女士四鏟聯彈。雖然S女士刺探お好み焼き時的動作,總讓我忍不住想起偵探劇路人拿樹枝戳屍體的景況,但翻面的成果證明了她果然有偷偷練過,因為那金黃又滿布淺褐烙紋的餅皮,光看就令人食指大動。

不過,精彩的還在後頭。

當店裡的小哥送來美乃滋時,他一直賴在桌邊不走,我們還困惑著他有何圖謀,只見他順手就抄起桌邊的醬汁,一口氣對著お好み焼き倒下1/3杯的容量,濃密的程度足讓我腦中的卡洛里脂肪糖分鹽分計量瞬間破錶。我們還沒從這油漆一般厚重的醬汁裡反應過來,小哥又用單手俐落地搖擺起美乃滋,並且對準S的經典作品發射出一條條白色的乳狀液體,然後在我們困惑的表情裡,以鍋鏟在上頭劃出了一條條的連心線,油膩厚重的お好み焼き登時變身巧克力蛋糕,目睹這奇觀的吾等四人則全部傻眼。這個舉動讓我恍然大悟,看來此地會成為女性食客的大人氣店,恐怕與小哥的お好み焼き花式顏射技巧不無關連。

在一片嘖嘖稱奇聲中,我們解決了もんじゃ焼き和お好み焼き各一枚,後來決定追加一份韓風もんじゃ焼き,而且這回要請花蝴蝶一樣滿場飛的鎮店阿伯動手表演。果然專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阿伯的翻、炒、切動作不但靈活俐落,充分利用桌上調味料之舉更出乎意料之外,原來這些瓶瓶罐罐真的不是純裝飾用,一份其貌不揚的もんじゃ焼き要能改頭換面,它們才是不可或缺的秘密武器。

在我們此起彼落的快門聲中,阿伯迅速地完成韓風もんじゃ焼き的製作,用料均勻的もんじゃ焼き平攤鐵板宛如一幅圖繪。但這還不夠,阿伯緊接著又拿起青海苔粉,一點都不吝嗇地狂灑在もんじゃ焼き之上,原本已經咕嚕冒出氣泡的もんじゃ焼き,就在片刻之間「爆」出了驚人香氣。

我迫不及待挖下一塊送入口中,濃郁的香辣滋味立刻從舌間漫開,直到這一刻,我總算才明白もんじゃ焼き的魅力。原來眾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味卻在S女士手邊處,這不起眼的青海苔,才是最黯然又最銷魂的黃金秘味。而這,也是繼お好み焼き花式顏射之後,我在這家小店裡又學到的一門新知。

赤門餘生小隊午餐聚,就在小哥的花式顏射以及阿伯的滿天海苔雨中,圓滿劃上句點。

[1]もんじゃ焼き專業製作過程見[]
[2]然後我一直到今天下午上完課才知道,原來這場餐聚本來是要為準考生S加油的「GO!GO!受験生」勵學會...唔,有吃有保佑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