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2, 2008

磨刀霍霍向熊貓


我接掌管理煙斗的頂上風雲即將屆滿兩年,這兩年來,每個月我們都會定期舉辦家庭剃渡法會:先在地上鋪滿報紙,然後磨刀霍霍向熊貓,30~40分鐘後原地就會覆滿一堆雜毛,熊貓則會不安地快步奔向盥洗間,對著鏡台左瞧瞧、右瞄瞄,以確定方才我以淫邪笑臉伴奏的「今天一定讓你變『坊主』*」宣稱只是玩笑。

在經過兩年來不斷的嘗試錯誤之後,我目前終於進化到下刀不必見血*、除草不會有人喊痛的境界,儘管剃出的成果依然與時下流行保持了相當距離,而且至今也還沒有人對我的手藝表示過讚賞*,但那又如何?老娘就是比較欣賞昭和年間純樸的男性風格,不可以嗎?

幫煙斗剪頭髮也讓我的熊貓飼育日記平添不少篇章。比方說我注意到他的白髮總是自固定端點冒出,不論這回清除得如何乾淨,一個月後肯定又有雪絲春風吹又生,是以我三不五時就會有拿墨汁當肥料澆灌該處的衝動。又譬如煙斗的頭髮雖然極其茂密,將近中年也無枯萎之跡,他還曾經驕傲的宣稱我不必擔心老後被他頭頂的反光刺傷眼睛,但他的後腦勺側邊卻藏了一處不細看不會發覺的小圓禿,上頭毛髮不生,純粹是白淨的一塊皮肉,這連施主本人都不知道的桃花源,只有剃毛女工如我能閉著眼睛仙人指路。

縱然我已經漸漸習慣了執刀生涯,也知道該用甚麼手法、自何處下刀傷害最少,但有兩處障礙至今仍無法克服:一是鬢角和耳際髮絲的長度與形狀,二是髮尾層次。

前者指的就是從耳前到耳後之間的髮絲,這部分我通常以一般髮剪處理。耳後的部份倒不是甚麼困難,只要沿著耳朵的形狀順向朝頸處修剪長度即可,麻煩的是太陽穴到耳際之間的鬢角部分。我動刀時的邏輯非常簡單,通常是以煙斗的眼鏡鏡架作為槓桿,沿其剪成不偏不倚的直線狀,不過又怕剪得太少看起來跟沒剪一樣,所以會再加一刀,以確保它和鏡架保持半指左右的間距。我對自創的結果非常滿意,畢竟男生本來就該保持這麼俐落乾淨的造型,可惜的是煙斗在這點上缺乏和我心靈相通的默契。「……」、「太短了…」、「這樣怪怪的…」、「可以幫我剪跟其他上班族一樣的正常鬢角嗎?」是他攬鏡自照後最常發出的評語。

老實說,我一直不解到底這髮型哪點讓煙斗不滿意,直到前天晚間剪髮後猛然回頭一看才終於有點了然──這太過整齊又離耳際太遠的長度,的確讓煙斗看來彷彿戴了一頂安全帽似地,而且還是鳳梨造型。

髮尾層次的部分則多半是以電動理髮機處理。我會先裁掉一定長度,再以理髮機沿頭形自下斜上打出坡形。理髮機的設計非常貼心,不但完全符合人體工學設計,好持好握好操作,還附有3、6、12等三種層次的髮剪可供替換。遺憾的是機器再怎麼貼心也敵不過使用者的粗心,我總是拿捏不好操作時擺放的位置,以及理髮機和頭髮間應該保持的距離,偶爾還會上演犁田危機。萬幸的是煙斗的後腦勺上沒有長眼睛,所以他雖然會不安地關心現況發展,但只要我控制表情得宜也就沒有露餡憂慮。

其實我不是沒有謙虛地建議過煙斗試試看巷口的千元理髮,不過既然我夫這麼肯定家庭理髮存在的必要,那麼同志也只能繼續努力。反正都已經進步到不會見血的境界了,回到正常的上班族造型,應該也只是遲早的事吧(?)。

[1]坊主(ぼうず):和尚頭。
[2]見的和濺的都是我的血,可沒傷過我夫一點兒皮肉。
[3]我的評價(3):

評價人:胖母
意 見:都要回台灣了,你不會等回來再帶他到巷口理髮院去剪嗎?你幹嘛「硬要」幫他剪?(2008-02)
回 覆:是他「堅持」要我幫他剪!(2008-02)

評價人:羅渣與胖小弟
意 見:羅渣:「胖小弟,你要不要給姑姑剪頭髮?」還不會說話的胖小弟以點頭表示同意。羅渣:「胖小弟你這個笨蛋。」(2008-02)
回 覆:羅渣你這個笨蛋。 (2008-02)

評價人:煙斗爸
意 見:淳の髪型、前とずいぶん違ったよね。(2008-04)
回 覆:……お父さまのおっしゃったとおりです。(2008-04)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