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6, 2008

枕邊粗活



上個月某天晚上,煙斗突然宣稱次日他不用早餐就要出門,讓我驚訝得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了下來。根據我對煙斗的認識,他的字典裡從來只有吃到飽和吃到撐兩個單字,就算天崩地裂也不能讓他放棄任何一飯,如今他竟然主動宣布不要早餐,擺明了就是國之將亡的異象。

禁不住我再三追問,煙斗終於扭捏地掏出一張薄紙,上頭顯示他列名健康檢查複驗行列,必須空著肚子抽血。雖然光看複驗兩字我已經猜到一二,但當煙斗乖乖交出報告書時,我還是不能不震驚於上頭的白紙黑字,因為根據專業的檢查報告顯示,我夫與標準體重之間的距離高達兩位數之多。

雖然煙斗本來就不是一天造成的,這個數字他背負了起碼有十多年之久,但有鑑於所有的親朋好友聞言後立即連座本人,毫不客氣地就懷疑我做菜時一定放了很多油,為了洗刷這個不白之冤,我只能毅然決然地宣布,煙斗的好日子已經結束了,即日起我們就得開始亡羊補牢的行動。

減肥說來說去其實總不脫餐食減量、細嚼慢嚥、杜絕消夜和增加運動四大法則,遺憾的是東京上班族的晚餐通常是從九點之後起算,如果遇上結算期或會議纏身,和辛地蕾拉的鐘聲一起開飯也絕對不是新鮮事;想要煙斗準時六點動箸,除非我每天「出前」*幫他送便當,由此可見第三法則根本沒有落實的機會。至於人人熟知的餐食減量,在煙斗強力辯稱如今的飯菜不過正好合乎八分飽標準,如果再減下去,他沒有辦法保證會發生甚麼事。由於我實在不想在早晨起床後發現自己昨夜被當菜人少了胳臂或沒了手指,第一法則也只能默默打上X號。這也意味著,我能插手的只剩下盯他細嚼慢嚥和運動兩項。

細嚼慢嚥不是甚麼難事,畢竟「每口沒有嚼到二十下,明天開始就減少飯量」這段金句的威嚇效果不容小覷,麻煩的反倒是運動這個問題。煙斗雖然一直都有上健身房報到的習慣,但上班族的時間不如家庭主婦學生死米蟲,一周一回已經是他的極限。為了幫助煙斗更有效地利用空檔伸展筋骨,我開始在吾厝推動「枕邊粗活」。

都說了是粗活,自然和只動動嘴巴叫嚷的「枕邊細語」*截然不同,這個枕邊粗活是貨真價實的肢體運動,其中包含了兩項動作:「抬腿」與「按摩」。

「抬腿」不是甚麼艱困的挑戰,不需要複雜裝備或高級道具,人只要先側躺床上,撐起上半身,將單腿抬起雙腳呈「ㄥ」字狀,重複數十回後換邊再來,就可以輕鬆達成任務。這個動作能消耗的熱量固然有限,但對緊實肌肉不無幫助,而且還能一心兩用,夫婦並行,談笑風生順便動動腳,對時間有限的上班族來說不啻是理想的家庭運動。

「抬腿」這運動我隨便都可以作個百下,原以為煙斗也能很快跟上,想不到我錯估了身材尺寸對肢體靈活度的影響,煙斗不但回回都作得滿頭大汗,連數數的聲音都是「意~二~散~四~物~」疲態盡現,動輒還想趁我轉頭時偷懶。幸好在我動用愛與鐵的教育之後,煙斗終於慢慢跟上進度,雖然離左右各百下還有很遙遠的距離,「我屁股好痛」的慘叫聲也仍不絕於耳,但緊實這兩個字最近終於在他的下肢中露出了一線曙光。

第二項運動則是「按摩」。按摩的原意指的是在身體敷上油膏或乳液之後,以雙手搓揉脂肉、舒筋揉穴的動作。在資本主義支撐的社會結構裡,「按摩」這活動通常發生於銀貨兩訖的交易關係,但遺憾的是,大多數的勞動一但進入婚姻的框架,它就會成為以愛為名的免費行動,依恃的則是配偶的良心,難以計時論價。這在吾厝當然也不例外,於是人工美腹寶這個神聖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本人肩頭。

老實說,剛開始幫煙斗按摩的時候我興致濃厚,因為我從來沒摸過這麼柔軟又如此有彈性的肉蒲團,按著按著還會忍不住拿頭撞擊煙斗的肚腩並享受被彈回時的快感。再加上煙斗怕癢,手才放到他腰間,熊貓已經開始格格發笑東扭西轉,怎麼看怎麼有趣。後來煙斗漸漸習慣力道,開始懂得享受「被按摩」的快感,只是他不自覺露出的淫蕩表情常常會激怒我,因為搓揉那團雙手無法掌握的肉塊是標準的「爽到你艱苦到我」的體力勞動,舉啞鈴消蝴蝶袖都沒這麼折磨。也是因為如此,完事時我總忍不住困惑,現在到底是誰欠運動?

抬腿與按摩,這是現在風行吾厝的「枕邊粗活」,雖然我實在沒把握這股熱潮可以持續多久……

[1]出前(でまえ):餐食外送服務
[2]抽中NDSL後就自然消滅的睡前活動[枕邊細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