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 2008

螃蟹大餐




上星期從台灣寄來了一份大禮,老媽兼任導遊的朋友因為近來沒有帶團計畫,手中持有的螃蟹大餐優惠券眼看就要到期,他靈機一動想起流放異鄉的本人,這疊優惠券於是飄洋過海落入了我家郵箱。

收到這份大禮時我又驚又喜,理由一是大餐誰不愛,更何況還是不用自己出錢的大餐?理由二則和餐點的主角是螃蟹有關。雖說日本號稱海鮮大國,美食節目又動輒就祭出北海道長腳蟹誘惑人心,但螃蟹不是平民家庭隨意可親的料理,只要望及那不遜蟹腿長度的標價,主婦之手自然會從蟹肉身邊繞道而行,想要一親芳澤,除非是有金主作東或回台灣吃熱炒海鮮。也是因為如此,這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更顯珍貴。儘管外頭飄著陰濕細雨,氣溫不及二十,我的胃腸又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態,但愛吃不怕剉青屎,時間剛過五點,煙斗和我就直奔「かに道楽」報到去了。

事前老媽已經再三叮嚀,說優惠券可用額度極高,我們不妨約煙斗弟一起大快朵頤,但她忘了熊貓不是一天造成的,更何況我們夫婦多得是叫齊滿桌菜飯,讓鄰桌阿輩阿婆驚嘆「黑冷ㄟ肖年啊溝金撈價」的紀錄,要解決一兩份螃蟹大餐當然不會是甚麼難題。事實上打從一踏入餐廳起,煙斗就進入火力全開的亢奮狀態,不但會邊看菜單邊發出格格的竊笑,候菜時上揚的嘴角弧度更是從來沒有彎墜,可見螃蟹魅力無國界,誰都抗拒不了牠在盤中敞開的M字腿。

在大王的裁示之下,我們點了兩份內容略為有別的螃蟹全餐,另外加點蟹肉握壽司與蟹黃軍艦捲各一以為嚐鮮之用。這雖然不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吃螃蟹,但可是第一回品嚐全餐,一隻螃蟹到底能被拆解分裝成甚麼地步?我也實在難掩心中的好奇。

還好答案沒有多久便正式揭曉,兩個小時內和服女侍來來去去,上桌的料理包括了水煮蟹盤、螃蟹生魚片、烤蟹、焗蟹、炸蟹、燜蒸蟹、蟹肉鐵釜飯、蟹肉味噌湯、蒸蛋、握壽司等等,蒸蛋和握壽司的主角還可細分為蟹肉與蟹黃兩種基調。總之舉頭望蟹腿、低頭食蟹肉,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無處不是蟹。

整整占據了半個桌面的水煮蟹盤是這道全蟹宴的開場鑼,也是蟹肉分量最足的餐點,水煮蟹肉甘鮮柔軟,單吃沾醬各有風情。緊接著上場的蟹肉生魚片分量雖然不多,但口感鮮滑,倒也令人回味無窮。三款握壽司則各有特色,其中又以堆滿かに味噌的軍艦捲滋味尤其濃厚。至於後頭的各式變化則因多了調味花招,蟹肉成了裝綴用的食材,真正的滋味反而難辨。

而且老實說,吃到焗蟹時,我已經完全進入飽和狀態,剩下的菜色基本上是在一邊換算料理所需價格,一邊自我催眠吃到就是賺到的情況下硬塞入口,說它是一場考驗意志力的食宴也絕不為過。不過我的意見無法代表煙斗的意見,否則他就不會興高采烈地把所有料理一掃而空,也不會在我提議「螃蟹仙貝帶回家吃好了」後搖搖頭,然後當場拆封嗑得一點兒渣滓也不留。

這難得的全蟹宴就在我們入場兩個半小時後畫上句點,而若問我整場食宴中最令人難忘的部分何在?我想除了各色好味料理之外,就莫過於從袋中掏出一萬五千八百塊優惠券付帳,還請小姐「不用找回零頭」的片刻。

不花一毛的大餐,吃起來真的好愉快啊。ご馳走様でした。

[1]無料螃蟹大餐[相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