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5, 2008

國會圖書館 II


這裝了顆番茄的果凍是甜點界的地雷


不知道是我的第六感特靈還是天生一副烏鴉嘴,總之在我寫下「我猜我很快又會再來」這句話的三天後,國會圖書館體驗果然堂堂邁入第二章。

這個星期四沒有Seminar纏身,上午我在家中死K課程指定讀物,闔上書頁後突然福至心靈,一組關鍵字悄悄浮現腦海。我毫不遲疑地啟動電腦,直奔國會圖書館的網頁,並在標題欄位中打入這組神奇密碼,幾秒鐘後,相關書籍名單整整齊齊在眼前一字排開。

這回的目標對象索價雖較上回低廉,但每本也有3萬日幣的價值,7本加起來逼近我一個學期的學費,於是儘管頂著一頭亂髮,外邊又有27度的艷陽高照,我還是迅速地收拾好各項筆記用具,並且帶著一顆感恩(國會圖書館這麼凱)的心,匆匆出發前往永田町。

仗著二回熟的經驗值,我不但以極快速度完成入館和借閱手續,在確定第一組資料到位後,又順手申請了其他櫃檯的書籍,只望可以減少一道拖過一道最後越拉越長的等待時間。這回借閱的資料存放在上回未訪的電子資料室,此地以收藏各項內附光碟的文件為主,借閱資料全限當室閱覽;在取得指定物件之後,我就妥書寫姿勢,一邊翻查書籍,一邊記錄所需數據,不時還要為書上閃過的天文數字在心底驚、驚、驚。

半個小時之後,我完成第一組資料的登錄,在等候追加資料到件以前,先轉櫃領取方才申請的三本書籍。借閱這三本書純粹是因為不想浪費等候時間,雖然它們從書名看起來就與學術或理論無緣,但至少就關鍵字而言與我的研究主題相關,先試讀秤秤輕重,再決定有無自購必要,也不啻是善待荷包的策略。

我靠近櫃台,交出了電子卡,帶著眼鏡的館員循號捧來三本薄冊;遞上書的瞬間,我在她眼神中看到了一絲狐疑。對此我先是一愣,低頭確認今天衣服沒有穿反,褲子的拉鍊牢牢繫著,臉上雖然冒出一顆痘痘,但應該還不至惹人嫌惡的程度,不知此姝疑慮為何?直到書入手中,漫畫式的封面出現兩具交纏的肉體,不分左右都是平胸的美少年,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周邊人手一冊死硬巨書的神聖殿堂,獨我一人誤闖了男男愛的禁忌森林。

不過因為我實在缺乏借書三秒後就繞到隔鄰櫃檯還書的勇氣,所以終究還是抱著誤借書籍朝閱覽室移動,心裡想的是「反正沒人認識我,翻來打發時間也罷」。可是就在我大剌剌翻開書頁後沒多久,一隻巨大又爬滿長毛的手輕輕地拍上了肩頭,一轉身,敝研究室的洋人同窗虯髯客露出了一張幾乎覆沒在鬍渣裡的親切笑容。

「最近好嗎?你在幹嘛?」虯髯客的日文雖然不太輪轉,但和藹的姿態正如所有好萊塢電影裡跑過你身邊會和你微笑說HI的洋人一般。「很好很好」,雖然我嘴巴破洞痛得其實很想殺人,但輸人不輸陣,我也立刻回以一個可以競選好人好事代表的慈善笑容,「我正在讀一些和『研究相關』的書」,研究相關這幾個字還不忘重音強調。

「你做甚麼研究?」虯髯客談興高昂,我尷尬地拋出了一個我想他不會知道是啥的名詞,他果然以茫然的眼神證明了他不知◎◎◎為何物。但虯髯客不虧是美國知名學府的博士生,瞬間就展現了他旺盛的求知精神,「這是和研究相關的書嗎?」邊說邊抄起一本認真翻閱,挑的還正是有肉體交纏加持的那冊,動作俐落得我連「不」都來不及出口。虯髯客翻過數頁,表情登時刷白,放下書本時雖仍極力維持親切的笑容,眉宇和嘴角間已經出現微微顫抖。「面白そうですね」(看起來似乎很有趣哪),虯髯客客氣的留下這句評語後,迅速地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之中。

認真的時候沒人看到,鬼混的時候被抓個正著,望著虯髯客迅速離去的背影,我痛切的體悟了如上真諦。現在只能默默祈禱,下禮拜不會在研究室聽到「麵包躲在國會圖書館看色情漫畫」的流言。

國會圖書館體驗第二章,就在這淡淡的哀愁中畫上句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