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 2008

三字一句




吾友王心地最近不知為何迷上了日語學習,為了幫助她精益求精,今天特為王心地量身打造「胖桑有錯不負責日語教室──看社會新聞學日語」。

回顧日本上半年的社會版新聞,我以為以下三個單字和一金句尤其不可不記:

第一個單字叫做「硫化水素」(りゅうかすいそ),它在今年年初頻繁地現身社會版面。此物走紅的理由在於它具有短時間內致死的特性,因此深得許多活得不耐煩又害怕長痛折磨者的青睞。偏偏這硫化水素散發的氣體會隨空氣飄散,於是想死的死成了,不該死的也得跟著倒楣;一棟公寓裡假如有誰循此徑了結,所有的住戶都得跟著離開現場避難,說它是最沒有公德心的死法也絕不為過。但是人家都要死了,哪有閒功夫跟你講甚麼道德良心,於是硫化水素自殺事件頻生,最高潮的時候每天都有避難消息傳出,過去防空演習都不見得有這麼頻繁。自殺者自有千千萬萬個捨生棄命的理由,但不論理由是甚麼,請不要忘記,別人沒有義務跟你手牽手入黃泉。

第二個單字叫做「無理心中」(むりしんじゅう)。「心中」原本是用來指稱情侶殉情,後來引申擴指兩人(或以上)共同赴死的行動,「無理心中」則是指罔顧對方意願,強殺而後自殺的行徑。這幾年「無理心中」的案例大大增加,且多半為家庭內殺人事件,除了少數真的是喪心病狂的垃圾所為,有不少其實是因為疲於看護家中老父老母臥病親人,或者屈居於經濟壓力走上絕路。「無理心中」四個大字的背後,除了心理的重擔之外,還隱藏了經濟的窘境與社會的困局,只是解決之道何在?誰也給不起答案。

第三個單字叫做「バラバラ」。這個詞彙去年已被我選為當時的關鍵字(見[バラバラ]),想不到事隔一年依然派得上用場。「バラバラ」的原意請參照舊文,當它現身社會版時通常只有一個意義──「分屍」。分屍也有手法粗精之別,去年流行的是把親人大卸幾塊分頭扔棄,如今手法日新又新,上回才有人想到要動用洗衣機,最近又有人自稱他把受害者的肉塊細切、骨頭敲碎再丟馬桶沖掉,看得我差點沒把晚餐吃的絞肉全都吐了出來。但也多虧了此國這種殺人還要毀屍滅跡做齊全套的變態手法層出不窮,我才能把「バラバラ」這個擬態語背得滾瓜爛熟。

除了這三個關鍵字外,還有一段金句值得一提,那就是「誰でもよかった。」(無論是誰都好)的說法。「誰でもよかった。」原是au攬客用的廣告標語,本意在宣揚「折扣不分對象」。當仲間由紀惠以甜美笑臉誦讀此言時,它固然是句幽默雙關的廣告台詞,但若此言出現在殺人犯的冷笑之間,它就成了所有人的惡魘,聞者無不色變。au推出此說時恐怕也沒想到,這句標語的媒體曝光最後會通通集中在社會版面。

以上三字一句,獻給不斷在MSN上強調「我要努力念日語」的王心地,每日早晚默念三回,包你跟得上東瀛最新時事動態。「胖桑有錯不負責日語教室」,我們下次(?)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