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7, 2008

五月祭


赤門・見返り柳*


上周末是東大「五月祭」登場的日子,衝著起司培根蛋餅淋醬油膏的召喚,F桑和我一大早就在門口會合,準備直攻小鹿職掌的攤位來頓令人懷念的美而美早餐。雖然我們約定的會合時間早得可以媲美Seminar,但赤門前人擠人的景況證明早起的鳥兒不只三、兩隻,這號稱每年可以吸引七萬人到訪的校園盛會,果然不同凡響。

「五月祭」是東大旗下的兩個學園祭之一,和秋天登場的「駒場祭」不同,本鄉校區的「五月祭」以醫學、理工和大三以上的學生為主體,無怪乎校園內總是瀰漫著一股腐朽…喔不,是特別成熟穩重的氣息。「五月祭」的活動通常包含了幾個重點:第一當然是占滿所有路徑的吃食賣店,第二是幾處公開舞台上輪番上陣的音樂舞蹈表演,第三則是隱身校舍內部的各項社團成果發表和演講會。

日本學園祭的吃食賣店不論怎麼搞,把戲也都不過那幾樣:燒烤雞串、廣島燒、炒麵、色素剉冰、吉拿棒…校園走一圈,每種起碼都有六到八家的競爭同業,只有朝各國留學生會的攤席尋訪,才有機會嚐得與眾不同的滋味,例如台灣蛋餅和印尼的炸香蕉,都是讓人感動得想要噴淚的佳餚。不過這也不代表一般的吃食賣店就無可觀之處,那些惡搞式的招牌和女裝處處的看板郎可比他們端出來的食譜要精采多了。奈良遷都君在這裡就有可愛與憤怒兩種版本,女僕男則是當日最普及的裝扮,其他無論是甜甜圈「夫人」(Mrs. Doughnuts)、餃子的「玉」將(餃子の玉将)、我的野蠻「海鮮煎餅」(猟奇的なチヂミ)等等一樣不缺,儘管招牌名稱未必等同他們的實售商品。

「牛郎喫茶」(ホスト喫茶)也是每年必然登場的攤位之一,雖然牛郎的照片一字排開,個個都只能用「嗯,長得就是一副認真讀書的樣子」註解,但基於沒資本踏入貨真價實牛郎店的限制使然,我還是老早就邀約F桑這回一定要結伴造訪。遺憾的是,在聽聞入場費300,飲料和指名費另計之後,精打細算的人妻終究還是忍痛割捨了一探究竟的念頭,反正裡頭也沒有錯過會讓人扼腕的貨色。

看不到牛郎,轉往工二館看看展覽也好。今年五月祭最具特色的主題,我以為非工二展出的「1968--40年前学生は何を考えていたのか」(1968--40年前的學生所思為何?)攝影暨報導展莫屬。展覽是以1968~1969年間東大發生的學生運動為主題,揭載內容是當時唯一獲得拍攝許可的攝影師渡邊眸留下的報導紀錄。雖然看到現場展出的竟然是複印本時,我一度有囧掉的感覺,不過這畢竟是一段意義深刻的歷史,如有興趣瞭解日本六零年代學運和社會運動轉折,這個只有複印本的展覽仍然值得一看。

至於公開表演部分,相較於去年的活動內容,今年並不特別有新意可言。去年錯過後讓我飲恨甚久的「早安少女同好會」Cosplay,今年不知怎麼沒有列名在節目單上,另外一組演奏甚佳的樂團也同樣缺席,反而是我最受不了的那種怒吼式演唱頻頻包圍安田講堂。還好在正門不遠處另有一組祭典舞蹈表演,穿著鯉口衫或袴的男孩女孩列隊排開,動作雖然誇張,但熱力四射,十足祭典風情,再加上不時又有路人或女裝看板郎亂入,看得我們這些旁觀路人樂得合不攏嘴,直想封他們作今年五月祭的最佳天團*。

五月祭是東大的玻璃鞋,限期兩天,喧嘩許可;人潮、聲浪、煙波…這些平日難得一見的景況,只在這時節中堂堂登場。也只有在這短短的兩天內,我才會清清楚楚地感覺,象牙塔中殘存的幾絲青春味道。


猛一看像詛咒但其實是塊純情的繪馬,「祭典後我要向◎◎◎告白!」好青春啊!


[1] 見返り柳(みかえりやなぎ):原指吉原大門外栽植的柳樹。到吉原尋歡作樂的男客,離去時常因心有留戀而在踏出大門後回首顧盼,此柳因而得名。赤門外立這個招牌,我個人覺得幽默非常。
[2] 五月祭不知名天團祭典舞見[],重點在影片末尾亂入的聖誕短裙郎。
[3] 五月祭網站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