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 2008

果菜汁


我不喜歡果菜汁。

過去我對果菜汁唯一的認識是「老外老外老外,三餐老是在外」的波蜜廣告詞,可是不論張誌家在電視裡如何賣力吶喊,購買慾望從來沒被勾起過半分。開玩笑,在二十塊就可以買到一袋鮮切水果,三十塊可以燙出滿滿一盤青菜的寶島台灣,誰要跟他喝果菜汁?

也是因為如此,來日之後,超市裡形形色色的果菜汁一度讓我深覺不可思議。我一方面佩服日人想得出這麼多奇怪的排列組合,不但可以依照紅黃綠紫分色,還能搞出加優(格)添(黑)醋的各式變形,讓人分不清楚現在到底是賣果菜汁,還是柏蒂全口味豆的液體版;另一方面也不免困惑,這麼多樣又這麼大量的果菜汁,到底有誰會買*?

我承認我以小人之心賊眾人之口,因為我一點都不喜歡果菜汁這種飲品,所以困惑歸困惑、好奇歸好奇,我和果菜汁之間始終保持遠觀而不近觸的疏離關係。直到有天我終於受不了在馬桶上掙扎的苦境,才恍然果菜汁何以能在此地的飲料市場據有一席之地。

後來基於生理需求,我也加入了不定期飲用果菜汁的行列,但喝歸喝,我還是沒有辦法由衷讚許它美味可口。我不喜歡果菜汁的理由有二:一是因為大部分的果菜汁都保留了一定的渣滓,這些渣滓既不比珍珠圓潤彈性,也不像椰果嚼勁十足,懸浮物漂入嘴裡的下場是濃稠黏膩的口感,全然不若食菜啖果來得清脆爽利。二是因為果菜汁雖然號稱有果有菜,但不知為何胡蘿蔔總佔大宗,即使我並不討厭胡蘿蔔的滋味,可它榨出的汁液有股驅之不散的腥氣,如果還微微滲鹹,那喝著喝著就會讓我有種正在吞血的錯覺。為此我實在很想建議宗教團體,禮拜堂中的聖血Cosplay應該放棄葡萄,並改以胡蘿蔔汁替代。

當然飲用果菜汁對改善身體狀況確有幫助,起碼我可以不必在每日出恭後都要懷疑自己脫肛,但它我之間純粹是不帶感情的交易關係,我拿金錢賭健康,它用肉體換業績,喝乾抹淨又各自趕場,對彼此絲毫沒有任何留戀。前幾天在報紙上讀到有人一天一罐把果菜汁當水在飲,每天都要來上一杯才過癮時,我除了在心底湧生無比的敬意之外,也有那麼一丁點兒懷疑,他們喝的其實是披著果菜汁外殼的皇帝液。

為了盡早找出順口的果菜汁,我從伊藤園喝到了可果美,從紅橙黃綠買到紫色,可是不論品牌如何更替、色彩怎麼變化,始終沒有找著能讓我打從心底發出「天啊,以後要是喝不到了該怎麼辦」這等感嘆的商品。於是當煙斗在一旁幸災樂禍地問著「おいしい?」時,我就只能回敬不便秘的熊貓一個白眼,然後在打出一個充滿菜氣的飽嗝後,大聲地嗆一句「ま~ずい!」

比起「一日分の野菜」,還是既肥又甜的「午後の紅茶」奶茶版比較適合我啊……

[1]事實上不但有人買,還很多人買。見[]
[2]另外雖然所有的果菜汁都號稱一罐就可補足一天所需的蔬菜營養素,不過根據朝日新聞刊載的報導顯示,此說堪疑(那我忍辱負重喝到現在是怎樣...)。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