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8

篤姬





春季日劇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大半檔期,除了固定收視的幾部之外,NHK的大河劇「篤姬」是另一檔我從年初至今還沒有錯過任何一集的劇碼。

在「篤姬」登場以前,我對大河劇興趣缺缺,一是因為自家歷史都背不熟,遑論關切他國舊事,二來也與大河劇多以男性為主角的特徵相關。與其費時欣賞一群烏漆抹黑滿身臭汗的老男人爭權奪利,還不如關心偶像劇裡的當季流行來得有趣。

但,「篤姬」是一個例外。

最初收視此劇純粹是基於嫁熊貓隨熊貓的月暈效應使然,可是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上了癮,如今不但每個週日都要提前完成晚餐以準時就觀看位置,觀劇後還會意猶未竟地搜尋稗官野史作為對照之用,和煙斗對話時更不忘隨時插幾句我其實也不那麼確定意義的古語台詞,儼然就是一副「篤姬迷」的架勢。

我以為「篤姬」一劇之所以動人與幾個特徵相關:

第一,此劇大牌演員雲集。一部偶像劇通常只能集結4~5個大牌出沒,但「篤姬」的名角卻可直逼十數人之多,年齡層還縱跨20~60世代。看這些各擅一方的男男女女群聚一台,除了「過癮」還是過癮,畢竟除了此劇之外,平時可沒甚麼機會拜見宮崎葵、瑛太、堺雅人、稻森泉、鶴田真由、松坂慶子、澤村一樹、友坂理惠、高橋英樹,以及之後才要登場的玉木宏、崛北真希、松田翔太等人同台爭鋒。

第二,「篤姬」是罕見的以女角為軸的大河劇。此劇敘述幕末風雲之際,也兼論大奧內的策鬥,於是裡頭既看得到大時代英雄豪傑報效國家的氣魄,也有精狡的政治鬥爭,而男女情愛和深宮內院女子間的勾心鬥角當然不會少過。於是煙斗可以沉迷於老中與藩主間的野心圖謀,我則能為下週即將登場的將軍與篤姬相擁場景露出花癡笑容;一部大戲的好處即在於此,不論觀者懷的目的是啥為何,最終都能在裡頭各取所需。

第三,華美的衣飾場景。我承認我是個低俗的閱聽人,收看電視劇最大的目的是尋求視覺刺激而非煉智動腦,因此再動人的傳奇也得有精緻的背景配件和華服雲鬢相佐,人人抹黑了臉的場面只會讓我興趣淡薄。「篤姬」的故事背景因為涉及藩主、幕府,服飾用具自然甚是考究,是以在這點上佔盡了絕對優勢,說它是日版的「金枝慾孽」也絕不為過。後者當初可是風靡了我們整間研究室,男男女女出口就要來段前日電視劇裡的台詞。

「篤姬」是煙斗和我共同的收視默契,但我們偶爾也會因此劇陷入對峙危機,理由在於大河劇與一般偶像劇不同,它不只涉及歷史認識的深淺,語言上也有進入門檻。譬如「篤姬」中常見的九州腔、古語說法和官場用字,就是阻礙我理解內容的絆腳石。過去收視遇到上述難題,我通常會秉持「不知為不知」的精神頻頻發問,或者轉開字幕對照收視,好脾氣的煙斗從不計較這些枝節,還會適時扮演翻譯機的即時發音鈕複頌供我背讀。但當節目換成「篤姬」時,上述動作只會為我招來熊貓「うるさい!」的怒吼,我甚至被迫承諾,一切問題必須留待「つづき」(待續)浮現後才可出口;嬌妻不如篤姬,煙斗入戲之深可見一斑。

經過四個多月的曲折起伏,上個禮拜篤姬終於成功踏入大奧,並且即將坐上將軍夫人的寶座,儘管等在她前頭的是更加激烈的的愛寵與權力爭奪。而預告中一幕將軍救美的畫面,則讓我巴不得明天就是星期天,完全忘了堺雅人和宮崎葵的組合其實比較像是忘年之戀,也把篤姬其實是個不幸女子的史實*盡數拋在腦後。

沒辦法,誰教連續劇就是「美化現實」這點讓人沉迷,而人生其實並「不如」戲。

[1] 篤姬與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結婚不到兩年,體弱的家定即因病去世。另有一說謠傳家定天生腦性麻痺,所以雖曾婚配三女卻未育子嗣。
[2] [NHK大河ドラマ 篤姫]
[3] [天璋院(篤姬)生平年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