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7, 2008

福島行


這桃子跟我的包子有兄弟臉


黃金周的後半段,煙斗和我抽出兩天假期前往福島省親。

福島是有名的水果之都,專產蘋果、水蜜桃和水梨,產季時的水果不但個個壯碩無比,剖開後更是汁多甜美、甘香四溢;每年入夏之後,福島捎來的水果盒就是最令我們期盼的盛事。不過上述場景乃是盛夏以後的事,現在的福島才剛剛脫春入夏,枝頭上盛綻的是花朵不是果實,連綿如織錦的各色花彩和滿溢的新綠才是此刻最熱鬧的風景。

五月是蘋果花綻放的時節,雪白的蘋果花和翠碧樹葉迎著太陽輝芒閃閃,照得整座小城都如沐浴明光。當季的花水木也不惶多讓,米白與粉紅花樹沿路交錯栽滿城中;花水木的瓣片乍看如雙交纏的蝶,盛放時滿樹皆有蝶影翩翩。市中心的杜鵑也在如火如荼的好時節,艷桃幻紫晶白甜粉赤朱綴得整條小街猶如花道,背景則是環城山野無邊無際的綠意。

這回來訪雖美其名為省親,但在外頭閒晃的時間可一點不短。第一天先由煙斗媽領軍直奔福島市內的「信夫山」(しのぶやま)。信夫山不算高,路程也無任何艱難,沿美術館旁的小徑而上,穿過一小段石階坂道即可直達半山,再沿指標朝展望台前進,是還算可親的遊山路徑。據說信夫山櫻時甚美,可惜今年因為天氣影響,山裡早無櫻影,倒是有種朱紅色的小杜鵑花沿路盛放,草地上滿滿的雪球一樣的蒲公英則是此地另個奇觀。

第二天直奔飯坂,午後在煙斗爸的導航下造訪了「半田山」(はんだやま)。半田山以自然步道和心字形的半田沼聞名,但此地最讓我們驚訝的是猶仍燦爛的櫻景。不知道是地勢偏高或者花種差異,總之半田沼邊的櫻木還值旺時,淺粉的櫻花迎著靜山綠沼盛盛開了滿林;穿櫻行過,倒像走入遺時光而立的空間,一瞬裡竟然有了武陵人的心境。

離開半田山的回程上經過「旧伊達郡役所」,這棟和洋混成的建築已被指定為國家文化財,但我好奇的不是它的建築風格或歷史長短,而是館內所有設計(諸如台、門戶、階梯)全都高大得不像話,一點也沒有日本早期建築樣樣皆短矮的特徵*。連我這一般身高的現代人跨步時都覺辛苦,真不知道前人在裡頭要怎麼安心辦公?還是說過去的福島人其實都帶著格列佛的血統?

遺憾的是,由於煙斗照例跟我裝蚌「蛤?蛤?」兩聲混過,這個關於「旧伊達郡役所」尺寸的問號,就和「赤べこ*為什麼長得像豬不像牛?」,並列成為我對福島的兩大未解之惑。

抱著困惑,拎著土產,週一晚間我們搭上新幹線,回到了剛入初夏的東京。

[1]如台灣總統府
[2]赤べこ:福島的象徵物「紅牛」,長這樣。べこ是會津一帶對「牛」的方言說法
[3]福島觀光景點見[福島市觀光物產協會]
[4]福島行相片見[相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