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5, 2008

落幕


豪華的再見午餐:咖哩蛋包飯!!

天下既然無不散之筵席,當然也就沒有吃不完的免費午餐和領不完的薪水,於是在宅男圈浮沉兩個月後,我梅開二度的零工生涯終於走到了句點。

零工生涯part II結束的理由很簡單,日方負責的部分大致已經交接完畢,人工翻譯機沒有再度登場的機會,公司當然不會蠢到花錢養隻米蟲天天入社豪食午餐。所以不論我再怎麼捨不得天天變換的菜單,依然只能默默地交出社員證與出入磁卡,然後噙著眼淚和熟悉的員工食堂道別。

再次揮別零工生活的心情依然悲喜交加,非常複雜。喜的是終於可以擺脫巔峰時刻出門擠車一個小時的噩夢,也不必為了追趕讀書進度,分秒必爭地抓緊通勤時段與工作空檔捧書死啃。悲的是我又得再度回到為次期學費煩惱的生活,不能再一邊想著「嘿嘿我有努力工作賺錢所以要給自己一些獎賞」,一邊朝購物車丟入一堆小說漫畫,或順道買下甜點零食回家。

話雖如此,這次的心境卻委實沒有上回那麼失落,我猜原因大概有三:第一,起碼老娘已經在三月底成功存得這學期的學費,五月二十七日銀行扣款時,我大可以翹著二郎腿閒晃不用皮皮剉。第二,這次的零工生涯沒有同儕夥伴為伍,也沒有四處巡邏繞境的花絮添色,每天過的是標標準準的辦公室生活,多數時間我都是一個人對著電腦,不斷重複下載檔案、翻譯、存檔、上傳的動作。唯一會動用嘴巴的時間,只有午餐時分或與小主管討論譯詞,其他時候都安靜得像隻河蚌,只差沒在嘴巴裏養出真珠。這樣的日子說安穩的確安穩極了,說悶倒也真是挺悶,差不多到了該外出透透氣的時候。第三則是開學後,有的沒的的雜務開始一一浮出,而公司的進度、老闆交付任務的進度、課程讀物的進度、論文的進度全部堆疊在一起的下場,就是我天天都在當方格與文字的囚徒,搞得現在只要看到十字網格就忍不住想吐。如今可以卸下一副重擔,多少還是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最後一天上班,我本以為可以慢慢地醞釀離別的氣氛,然後以優雅又帶點遺憾的姿態揮別零工生涯,想不到重頭戲總是在最後關頭才揭幕。久違的大主管突然來信借調我助翻其他檔案。按下開啟鍵後,更!這可不是老娘最恨的中翻日?好一個臨別贈禮!好不容易花了兩個小時終於戰勝企劃書檔,吃飯回來後卻不知怎麼失心瘋又犯手賤地誤以舊檔蓋新檔,結果方才的心血盡付流水,惡夢捲土重來。最後完成所有檔案之後,我已經忘了優雅這件事的存在,只剩下滿頭亂髮和充血的眼球,驚人的造型和毫不掩飾的疲累還一度嚇著了一旁善良的小主管。

五點五十五分,照例寫了封感謝各方大德照顧的信函寄發,然後摘下社員證與電磁卡,我在小主管的目送下踏出海濱大廈。

零工生涯part II,正式落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