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1, 2008

吉祥(?)物

キャラクター這個外來語是從character一詞而來,原初的意涵是指涉各種影視印刷文本的登場主角,但在日文裡它還可以另作引申,專門用以稱呼肩負企業形象或商品促銷功能的「吉祥物」。

「吉祥物」在此地的行銷意義絲毫不遜3B元素(Baby, beauty, beast),只要經費充裕,搞個吉祥物來為活動添色幾乎是各式組織的第一選擇。「吉祥物」因此可以依據促販對象進一步區分成商品吉祥物(商品キャラクター)與企業吉祥物(企業キャラクター);它們有的是依據現實模本而來,有的純粹是創意發想的結果,有的自立自強獨闖江湖,有的則挾整套背景故事和家族成員加持…形形色色繽紛斑斕,單是研究キャラクター的歷史變革和文化特性不定就能出版一本專著。

「吉祥物」的設計除了必須考量企業理念與商品特徵,更重要的是帶給消費者的視覺觀感如何,就算不能強求所有的吉祥物都符合「可愛」標準,但不勾起消費者的反感,是所有吉祥物最起碼應該遵守的原則。然而馬有失蹄、人有失足,這個以開發各式可愛文化聞名的國家,偶爾還是會出現一些讓我「囧」掉的吉祥物,譬如以下三者就是最好的實例:

(1)京成熊貓
熊貓這種動物天生具備可愛特質,堪稱吉祥物範本中最不容易出錯的代表,因此各大企業對這非日產動物的愛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然而京成電鐵這隻扁眼熊貓卻是我看過唯一的例外。不知道是我的審美眼光有誤,還是跟不上時代潮流的腳步,總之我完全無法在它身上找出任何一點點疑似可愛的特質,上學經過時猛然抬頭還會有被驚嚇的錯愕,而當促販員拿著京成熊貓靠近我,「現在申請京成信用卡就送你這隻玩偶」,只會讓我有想打爆她的衝動。



(2)奈良平城遷都1300年祭 せんとくん 

せんとくん是奈良平城遷都1300年慶祝活動的代表吉祥物。第一次在電視上暗到這個設計時,煙斗和我張大了嘴巴誰都說不出話。該怎麼說呢?相較於京成熊貓,せんとくん還算落在可愛的範圍,也相當成功地濃縮了古都精華*於一身。只不過,我實在不覺得有必要為了一展古都特長就強迫大佛帶上鹿角,讓祂牽著小鹿班比散步不同樣也能傳遞古都風情?何苦這樣惡搞大佛!






(3)明太子丘比 たらこキュービー 
雖然明太子是我很喜歡的一種食品,我對丘比娃娃也沒有任何偏見存在,但我始終想不透這兩者有甚麼必要強迫結合,然後把一個丘比娃娃搞得像紅色的草履蟲似的?假如它只是單隻靜態地躺在那裡還就罷了,偏偏這廣告硬要弄出一整列紅橘粉色的明太子丘比,還讓它們不斷轉動翻滾,說有多不順眼就有多不順眼。儘管我很敬佩丘比挑戰新造型的勇氣,但為了個人視覺健康,我只能暗暗祈禱丘比美乃滋千萬不要有朝一日開發出「海蔘美乃滋」口味,然後搞出一堆大便一樣的海蔘丘比在畫面上蠕動前進。

只是不論這三種吉祥物如何讓我皺眉,以它們為主角的相關商品賣得強強滾仍是不爭的事實,可見吉祥物吉不吉祥,定義也是「十人十色」*(じゅうにんといろ),不可同一而論。

[1] 十人十色(じゅうにんといろ):人人各有所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