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4, 2008

花魁道中


前陣子繞道隅田公園時,在告示板上瞄到了一張A4大小的海報,上頭沒有搶眼的宣傳字樣,樸素的設計也和一般傳單無異,唯一引人注意的的是右側一張彩色照片:裡頭的主角穿著華麗和服、伊達兵庫式的髮型高高盤起,刷白的臉蛋上櫻唇艷艷;她一邊攙著導引的番頭(ばんとう),一邊踩極厚的木屐(道中下駄、どうちゅうげた)行過路中。

看過「惡女花魁」的人對這場景一定都不陌生,這就是電影裡令人驚艷的「花魁道中」(おいらんどうちゅう)。

「花魁道中」原本是吉原用語,它指的是高級遊女前往茶屋迎接熟客時的來回路程,也帶有向遊人介紹新遊女的宣傳意味,說它是吉原遊女的花燈遊行大概也不為過。既然是高級遊女出巡,排場自然不能隨便,花魁出門時不但會有導引的番頭與遊女隨侍一旁,女主角還得身著華麗和服、梳高髮髻,並且踩著和高蹺沒有兩樣的厚底木屐,在腳下畫著8字前進*。花魁道中一方面是樹立花魁獨一無二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帶有宣揚攬客之意,而花魁身上的服飾配色與髮型裝綴,則被視為時尚流行的指南,過去無論男女皆為之風靡。

今日吉原雖仍安在,但古風已逝,在號稱民主的社會裡,風俗場也不再流行區分階級,於是吉原再也沒有一方獨霸的花魁,只要有心賣身,人人都可冊封泡沫公主。可惜公主們忙著賺錢都不夠,沒有空到外頭搞甚麼宣傳遊行,花魁道中於是徹底與吉原脫鉤,如今成為市町商店會一年一度攬客衝業績的宣傳活動,粉墨登場的當然也不是吉原遊女,而是商店街裡每天親切問好的魚店大嬸和肉店阿妹,是標準的素人義氣跨刀活動。

素人也無妨,有熱鬧就湊可是市井小民如我的餘暇樂趣,好不容易盼到活動登場的日子,用完午餐我們就搭著百元巴士出門趕集去了。原先以為這不過就是個區內商店街的小小活動,只要準時到場就能輕鬆觀賞,可惜我太小看日人蒐集情報和排隊卡位的功力,也忘了這城市中多的是和我一樣無聊的俗常大眾。遠遠見到大路封鎖時已經暗覺不妙,後來還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成功穿越人潮,要睹花魁丰采果然不是易事。這也證明惡女花魁中人人爭睹花魁道中的景況的確不假,而且無論世局怎麼改朝換代,「花魁」對江戶仔們的魅力依然百年不改。

這次的花魁道中隊伍是由禿、新造、吉原芸者、番頭和花魁*等角色組成。新造提著鑲有自己花名的燈籠打前鋒,後面跟著負責導引的番頭,花魁則一手攙扶番頭、一邊劃踩八文字,最後才是振袖新造和專司茶屋舞蹈的吉原芸者登場。花魁道中最吸引人之處,莫過於與會者們身上綺麗斑斕的和服,那簡直就是一場色彩與花紋的交響樂,墨黑、猩紅、海藍、藤紫、櫻粉各自喧聲又並肩共舞,遠遠看來宛如一列翩翩蝴蝶,在四月暖陽下艷艷發光。無怪乎她們即使走得一點都不職業,周圍還是叫好不斷。

花魁那頭光看就覺得很重的髮型也是奇觀之一。只是我一直想不透的是,頂著那麼重的頭髮,花魁到底要怎麼在床第間令客人滿意?還有那顆頭要是一失準砸了下來,人客只怕不死也鼻斷臉毀丟去半條命。

然而疑惑歸疑惑,我可沒有勇氣拿這個問題去為難素人,拍拍手稱好說讚也就是了,畢竟要頂著這麼大的太陽穿得跟帳篷似地出來遊街,可不是每個人都辦得到的。也多虧這些義氣跨刀的下町兒女,我才得以在周末暖天中拜見了一場非常江戶、非常吉原的「花魁道中」。

[1] 八文字を踏む:花魁道中時,花魁獨特的步行方式。
[2] 禿(かぶろ):接受各種技藝訓練以待將來成高級遊女的女童見習生。新造(しんぞう):還未正式接客,專職輔佐遊女的見習生。吉原芸者(よしわらげいしゃ):專司茶屋奏樂舞蹈等娛客表演,賣藝不賣身。番頭(ばんとう):負責監督、管理、經營的男性店員。花魁(おいらん):江戶高級遊女的別稱,等級最高者又稱「太夫」(たゆう)。
[3] 其他相關文,見[惡女花魁]、[吉原]、[吉原II]
[4]花魁道中影片見[花魁道中];照片見[W53CA寫日記200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