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1, 2008

科技失樂園


一塊28円的恭賀入學巧克力,中央食堂下的生協有售


以前每年都會有幾所大學因為學生徹夜排隊等修通識課的奇觀登上媒體版面,我當時總是一邊敬佩大家孜孜不倦的學習精神,一邊對二十一世紀選課還得全程人工作業深感不可思議。當然我也不是沒經過排隊選課就像排演唱會的大學時光,但那都是二十世紀的事了,照理說不該出現在這個全民上網就像上廁所一樣自然的年代。

台灣如此,比台灣更早推動網路建設的日本也不應該例外。然而正是因為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作祟,去年當我從學務處接下一本厚重的選課指南、一張手工填寫的選課表,還有一句「填好後請自行影印存留交回」的指令時,除了張大嘴巴呈癡呆狀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當我發現這本厚重的選課指南還無法全校通用,想跨選他所課程必須親自開跋到所有院系查對內容、時間、場地後,我登時就明白了「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更』綿綿無絕期」是怎麼樣的一種感慨。

是的,雖然二十一世紀已經開始了好幾年,此國的網路普及率不及一百也有七、八十,人人手機又都直通上線,但走在潮流尖端的東京都內,仍然藏著這麼一處堅持「雙手萬能、人工無敵」,全校各院分司其政還不連線作業的原始樂園,又這麼巧,就給我這隻最高理想是動動手指即可完成一切生活所需的懶蟲碰上了。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反對學院分治,既然葛萊芬多史萊哲林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各玩各的霍格華茲都沒垮掉,日本版的魔頭大校當然也能比照辦理。我只是有個非常非常卑微的期許:我希望這些偉大的學院之間至少能保持良好連線,並且定時交換情報,不要每逢選課就把系辦搞得像演唱會前的巨蛋或初一搶插頭香的廟宇廣場,也不要在上課前十分鐘才在小黑板貼出今日停課通告,然後讓花了一個小時350日圓車程抵達駒場的窮苦留學生面臨等無人的慘狀。

連線吧!連線吧!在對著安田講堂偷偷吶喊了無數次後,這個卑微的願望終於露出一線曙光──校園中的網路選課系統,本學期即將正式運作。雖然說這年頭沒有網路選課這件事聽來比較不可思議,但要教會老狗學新把戲從來不是易事,百年老校願意踏出第一步已經令人感激。

前幾天我從學務人員手中接過一組密碼,回家後立刻登入系統完成註冊手續,迫不及待地開始點閱所有感興趣的標題,打算透過視窗一窺其他學部究竟。奇怪的是,不論我怎麼替換關鍵字,又如何上下移動,每個學部、研究所、組別下方都是一色一樣的「查無符合資料(該当するデータはありません)」畫面。唯一的例外是挾情報為名的本所,但syllabus仍然全面封印,可以欣賞的只有時間表、課程名稱與老師芳名;換句話說,這看似大功告成的連線系統,本質上還沒有連線成功。

而在連續十回取得「查無符合資料」的回應後,我除了感覺背後有烏鴉啊啊啊的飛過,夏目漱石多年前的那句評語也悄然浮現腦中:


電車さえ通さないという大学はよほど社会と離れている*。


私以為,文中那個「電車」如果改成「網際網路」或「連線選課系統」,今時今日一樣適用。

今天是平成二十年度的入學式,各位新入生們,歡迎加入東京最後一座科技失樂園。

[1]見夏目漱石[三四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