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4, 2008

落軌驚魂記


賤嘴招牌@秋葉原:「剛出爐的肉包子(內含廢紙箱)!」

上個星期六粉櫻初綻,上野公園內盡是一派春爛漫的好景,數步之遙的日比谷線地鐵站內卻上演了一場落軌驚魂記。

自從遷居東京東隅以來,日比谷線就是支撐我生活空間的代步工具,不論上學打工代購旅遊通通少不了它的身影,這種深度的依賴使我壓根不敢想像沒有這條灰痕橫過的東京景況,那大概會和飛鳥失去翅膀或游魚無鰭一樣悲慘。

日比谷線雖非東京地鐵的濫觴,但它通行此城已近四十餘年,從北千住到中目黑,一路串聯著東北與西南,再加上沿途行經上野、日比谷、銀座、六本木、惠比壽等軸心區塊,說它是這座都市叢林的經絡血脈也絕不誇張。路線的漫長註定日比谷線與「擁擠」間的恆久等式,也讓它在行車的路徑中充滿大小彎折,而沙林毒氣和中目黑出軌事件之所以成為日比谷線上永遠的悲傷記憶,和這兩個特徵不無關聯。

擁擠還就罷了,行徑中的彎折卻不能不讓人生畏。人在身處車廂時對彎角感覺並不明顯,然而一旦下車,弧形設計的月台、月台與車廂間明顯可見的高低落差,便毫無保留地暴露出日比谷線的內伏危機。

以上野站來說吧,前往北千住方向的車廂末尾就是最不可不慎的區塊。受到路線彎曲影響,這裡有部分的列車車廂和月台空隙甚至大過正常步伐一步之距,每次上車必須刻意跨開腳步,半跳走似地行動,否則下場便是踩空落軌。而假如連成人都不能避免摔落的可能,那也不難想見,身障者、老人和小孩上下車時是多麼令人捏把冷汗。

周六下午,一個活蹦亂跳的小女孩就在我們眼前滑下月台。

周六下午的日比谷線以家族居多,煙斗和我刻意撿了人少的月台末端候車,次個門閘前則排了幾對親子檔。幾分鐘後,日比谷線進站,車身停妥,車門開啟,我們提起包裹前進。然而前腳才剛邁開,旁邊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就是小孩嚎啕大哭的聲音。停下腳步朝音源轉頭,赫然發現剛才還和家人有說有笑的小女孩已經踩空掉下月台,她人就站在軌道上掙扎,電車緊貼在後,一起跑肯定是血肉橫飛的慘狀。

煙斗和我直覺地轉向右側朝車掌呼救,還好眼觀四方的車掌反應極快,一個箭步上來按下緊急按鈕,車站警鈴大作,日比谷線全線在瞬間停駛,駐守月台的站員和帽子上鑲有色槓的站長火速趕來,啼哭的小女孩也在媽媽和後方乘客拉救下爬回月台。嚇壞的小女孩和媽媽被請往站長室,日比谷線則在數分鐘後恢復運轉,但親見這幕的我們已經啞口無言,過了好一會兒才相視囁嚅,「以後絕不能讓小孩靠近月台邊界」,話聲裡甚至還有點抖,所謂心有餘悸約莫就是這般。

日比谷線的彎拐在東京地鐵中惡名已久,只是蓋建地鐵並非兒戲,生米煮成熟飯無法輕易重來,於是除了提供其他新設路線「前車之鑑」,日比谷線註定得和東京的漫漫歷史一世糾纏。而面對這危機四伏的九彎十八拐和其導致的月台空隙,乘客除了自己小心,也只能自我催眠:生死有命,禍福在天。

「下車時,請小心月台與車廂間的空隙!」(ホームと列車の間に広く開いているところがありますので、足元に注意ください)。

下次搭乘日比谷線,如果聽見車掌如上呼喊,不用懷疑,他絕對是認真的。

[1]春爛漫(はるらんまん):形容春光明媚,花團錦簇貌。
[2]另一個空隙大得恐怖的車站:JR飯田橋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