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0, 2008

日行一善



只要麵包香,不要屎尿臭。圖片出處:Tokyo Metro


所有嚐過東京通勤之苦的人都知道,尖峰時刻的電車宛如惡魘一場。你不但得練習把身體七拐八彎搞成奇異的形狀,還得學習適應肋骨卡肋骨的人骨拼圖遊戲,而一列車廂不論看起來已經多麼擁擠又鼓脹,它依然有辦法沿站收納人群。通勤電車是一場惡魘,它讓人沒到公司已經精神疲憊,還沒回家就全身癱瘓,假如每天得經歷兩回這種考驗,不難明白何以通勤時段人人都是臭臉一張。

倘若爆滿的電車和漫長的通勤是東京生活無可避免的宿命,那麼一個東京居人所能奢想最大的幸福,莫過於一趟安全、舒適、不受打擾的車程,遺憾的是,這總無法輕易如願。Tokyo Metro曾經設計一系列的電車禮儀廣告,將耳機樂聲外洩、接聽手機、亂丟垃圾、爭先恐後、拒絕讓位、站姿不良列舉為電車上的擾民行動,可是他們遺忘了一個重點,那就是「異味人士」對地下鐵的威脅。

「異味人士」*指涉的是身上散發濃重氣味的乘客,那氣味很難以言語補捉,但我猜測它約莫是汗水、屎尿和汙垢經年累月堆疊的結果,濃厚者在五十公尺以外就能讓人感覺空氣不自然的波動。我遇過「異味人士」多回,沒有一次不是躲得老遠,即便如此,他們的存在痕跡仍會毫不留情地經由空氣竄流。有回我上車倒頭就睡,行經神田時硬給臭味驚醒,一股濃重的氣息就從門外飄到身邊落座;我雖然想學東京人面不改色,但屏息不過一站臉色已經發綠,後來終究還是落荒而逃換氣去了,我註定當不成耐得住河神滿身汙腥的小千*。

這幾天才剛想著最近真好運搭車沒遇到臭臭伯,昨天上午就再度中鏢。車行入谷站時,外頭一個中年男子的行徑讓我直覺不對,車門開啟後湧入的惡臭證明我的雷達果然準確。我刻意挪往門外等候,打算待會貼近門邊,那麼一來既可以拉開和他的距離,二來到上野後也方便逃命。然而車門一關,大事不妙,臭臭伯散味功力遠遠超過預期,而不巧日比谷線又是空氣流通不佳的古老地鐵,當時的情景簡直像對關在密封瓶中的蟑螂噴灑殺蟲劑,呼吸也不是、不呼吸也不是,還得不斷以意志力控制嘔吐與昏倒的衝動。奧姆教的沙林毒氣能在短時間內造成極大傷亡,絕對不是沒有理由。

氣味可以撩撥慾望,氣味可以舒緩神經,但氣味同時也是致命的武器,它融在空氣中經吐息擴散,無形無色,防不勝防,殺傷力勝過刀劍弓矢,受害者得以群論計。而假如在開放的空間中,異味人士的出現都能喚起周圍不安,那麼當他進入流通不佳又滿乘客的地鐵車廂時,所能造成的嗅覺傷害自然無須贅言。

車門一開,我衝出車外,狠狠地吸了一口大氣,從不覺得上野車站的空氣有這樣清新。一轉頭,驚見周圍乘客反應皆然。我登時領悟,該怎麼在東京這個城市日行一善?答案非常簡單。你不必捐百萬存款,不必到公園裡搶撿垃圾(除非想和流浪漢搶飯),不必千里迢迢找個老爺老太攙扶(日本老人的活動力遠在想像之上),也不必一見小朋友張望路口就急著牽他們過馬路(否則可能因誘拐兒童被送入交番)。這些活動無庸置疑都非常良善,但我以為除了上述偉大行徑之外,只要你記得天天洗澡、日日更衣,讓自己在電車上無氣無味一如葛奴乙*,就是對這座城市最小,卻也最大的善意。

[1]異味人士的出現通常涉及生理、心理或經濟弱勢的結果,上野周邊的異味人士以流浪漢居多。
[2]見【神隱少女】。
[3]見【香水】,請勿模倣誘拐與殺人情節。
[4]319上午出門遇見臭臭伯,晚上碰上山手線急停車,聽說該站下午才發生過人身事故,嘖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