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4, 2008

水晶指甲的疑惑



說起美甲皇后,大概非倖田來未莫屬

「在日本的女生都好重視指甲!」,研修結束前,G桑對我細述她的心得,「研修兩個月以來我只看過兩個人沒擦指甲油,一個是你,一個是O桑。」,我不得不佩服她敏銳的觀察。

「美甲」是這幾年風行亞洲的女性時尚;這股風潮以日本為首,向台港中韓環狀擴張,促成美甲沙龍林立街頭、專用產品自成一區的景況。如今非但每月出版的流行誌必有頁面介紹熱門色光,路上也絕對不缺尖著十指、上頭飛滿寶石紋樣的靚女正妹。「美貌」的論計標準已從臉孔、身體擴張到纖纖指尖,單是七彩油繪已不足填補慾望,水晶指甲於是因應而生。

精雕細作的水晶指甲是非常非常美麗的藝術品。斑斕色彩在指尖飛揚成畫,晶亮寶石為薄甲描龍點睛,捻花拂髮之間,手指充滿動人表情。街上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水晶指甲,有些人的手上開了當季的花,有些人填金包銀鑲鑽黏珍珠,還有人乾脆順應電影潮流,在指甲上做出海盜船骷髏頭的模樣,真正熱鬧非凡。雙手因此不再為流行放逐,如今它在美的大雅之堂裡也佔一席之地。水晶指甲還具促長手指的視覺效果,手指不纖不細、指甲不長不尖無妨,交給萬能的人造指甲,包你侏儒手也能一夜長大。

然而神奇需要代價,由專人操工、壽命約兩至三周的水晶指甲,盛惠每組八千日幣起跳,卸妝費用他計,而若需要更閃更亮的寶石當空灑,OK,另外加價。阮囊羞澀者因此只能發揮創意和女兒當自強的精神,從藥妝店裡挖寶回家犧牲時間拼貼青春。但別忘了,後者一樣需要成本,彈指間鈔票灰飛煙滅是美麗背後的殘酷真相。

不幸(或萬幸)的是,這波美甲風潮從來沒有襲上我身。

一來是因為我手指肥短,三片指甲加起來沒有別人一片長,手指都撐到發疼了還要遭疑,「你是不是藏了一個指節沒伸出來?」*,先天就註定沒有本錢挽留蝴蝶在指尖。二來是水晶指甲珍美卻嬌貴難養,一旦上身得與粗活絕緣,如果放在名媛貴婦身上當然恰當,但對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得與鍵盤奮鬥,動輒還要舞刀揮鏟,動作又粗魯如牛的本人來說,它跟上手銬沒啥兩樣;而不管再怎麼金碧輝煌鑲寶點鑽,手銬的本質就是「銬」,豈能輕上?再說,我也不想每天吃飯時都在菜餚中翻出誤剁的指甲,頓頓拿珍珠水鑽下飯。

第三個原因更簡單,身為一個務實無比的魔羯代表,我沒有辦法不在得知水晶指甲要價八千的瞬間,便於腦中快速換算這等於1/30~1/35的單期學費、1/5的返台機票、家教4小時的酬勞、16個Keroro模型、65~70個甜甜圈、80條Kit Kat。而前述等式一旦飄過腦海,我縱是曾經動過一點點的慾念,也會在瞬間就心如止水。所以我寧為那些與青春相和的指前煙花喝采,卻不肯讓花火綻於自己手尖。

除了上述冠冕堂皇的官方理由,還有兩個重大的疑惑埋於我心甚久,那就是──

我不知道裝了水晶指甲之後要怎麼擦屁股?又該怎麼挖鼻孔?

[1]水晶指甲相關資料見[JNA日本ネイリスト協会]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