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0, 2008

周日小記





難得遇上無事在身的星期天,煙斗提議要到澀谷看電影。從煙斗口中聽到這個建議,又得知雀屏中選的還是日片時,我直呼不可思議。一是自從有了DVD後,我們就放棄了大老遠斥資觀影的行動,二是根據我對煙斗的觀察,他對當代日影的興趣遠遠不如我這個外籍配偶,我一年看下的日本電影,只怕比他五年累積的總數還要多。如今他竟然主動提議觀影,教我怎麼不跌破眼鏡?

讓煙斗奮起行動的這部電影名喚「人のセックスを笑うな」(別取笑他人的性愛),作品改編小說而來,參與演出的主角是松山健一、蒼井優和永作博美,據說在影評界中贏得了極高評價。不過從它只選在特定戲院上映,海報上還映有蓮實重彥的絕讚等等線索看來,這部電影超出我理解範圍的可能性大概不低。

果不其然,兩個半小時觀劇下來,除了配樂不賴之外,我完全感覺不出此劇優質何在。勉強要說,就是它徹頭徹尾是一部非常日式非商業電影風格的作品,偏好以各種瑣碎的動作、偌大的風景、沉默的人和流散的音樂對照成篇,進而成全導演或作者對現代孤寂的註解。文藝青年們看了也許會很有感覺,可惜我不屬此圈,所以觀劇後只知道頻頻哭餓要求放飯,一點都沒有力氣嘲笑他人的性愛。

觀影之後我們就近在澀谷用餐,然後搭東橫線到代官山晃走,再沿坡道漫步至惠比壽轉車回家。澀谷、代官山、惠比壽雖然是三個緊密相連的區塊,但建築風格、遊人特徵和街道氛圍卻截然有別。

在澀谷,高樓櫛比鱗次,人潮鎮日流梭,視覺訊息無所不在,奇艷的光芒色彩以人面人身為媒介,爆炸似地沿坡道奔走擴散。想在這裡好好行走如同癡人說夢,因為每逢假日,整個澀谷就像淪陷般為人群所據,更糟的是右翼團體從來不捨得放過假日宣傳的機會,一旦罷住車站廣場,立刻成天接力狂熱演說,即使停下腳步觀望的永遠以他們最痛恨的外國人居多。於是周末來此,說話得放大聲量,走路要左閃右躲,吃飯需排隊入場…若是票選例假日全東京最消耗HP值的地方,誰出澀谷之右?

一站之遙的代官山則是一座淨白恬靜的小城。代官山一帶的建築多以米色、亮白居多,陽台的屏幕好以透明玻璃裝綴,和湛藍晴空相互輝映,在春日暖陽下閃閃發光。代官山一帶憑藉的也是時尚生意,但與澀谷遊人對人工色光的迷戀不同,這裡販售的物件偏向生活雜貨和休閒風格的穿著,美髮工作室與美容沙龍打的則是高級設計師私家服務的招牌。大概是佔地寬闊、裝綴又不過份華麗使然,在代官山漫走時,步調就顯得輕鬆許多,只有偶爾在和幾隻穿得比我還貴的小狗或牌子閃亮亮的名車擦肩而過時,我才會猛然想起代官山的居民乃富豪限定。

從代官山漫步到惠比壽約莫三十分鐘左右的腳程。惠比壽最知名的景點非Garden Palace莫屬,有名餐廳群聚也是此地特徵之一,不過這些都和我們無關,今天只是借道來喝個茶順便轉車回家,單是繞繞車站邊的Atre已經綽綽有餘。假如周日的澀谷被年輕人佔領,代官山以情侶夫婦居多,那麼星期天的惠比壽大概就是都會女郎相偕同行的勝地。這裡,多的是二、三十代的都會女郎三、兩為伴,穿戴細緻的項鍊耳環,著春色風衣,手中挽個打了蝴蝶結的優雅淑女包,提戰利品數樣,團坐在咖啡店裡啜茶嚐西點,話題不脫職場和男友,最常出現的關鍵字是日人一生愛用的「かわいい」。

這個以電影起始的悠閒周日,就在此起彼落的「かわいい」聲裡,用甜得膩人的草莓塔畫下句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