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7, 2008

飲食男女 VI



甜中帶辣、軟中帶韌,老友就像蚵仔煎


最後一攤飯團聚會又轉回了紅土坡的上頭。之所以這樣一聚再聚倒不是我們離情依依十八相送,而是遠在普渡大學攻讀學位的楊哩洽居士*抽空返國。美台距離不像日本那麼一蹴可幾,不花上十幾個小時空中漫遊回不了家,要和老友見面本來已不容易,再加上楊居士又將在美就職,工作擔子一加身,此後相見更是困難,說甚麼都得幫他擺桌酒菜接風洗塵兼餞行才夠意思。

衝著這點,不久前才剛碰面過的一夥人再次到齊,更令人驚訝的是兩年來音訊全無的W醫生竟然也抽空到場,果然驗證了涂胖上周一句「要見W醫師,你們就得禱告啊」的戲言。雖然我們其實誰也沒照辦,但神蹟這種事就是不講邏輯的,聖靈既然選在這日上午啟發W醫師電扣肥魚手機,就是擺明了要促成這場餐敘。

聚會時間不過短短的兩個小時,但楊居士和W醫師都非等閒之輩,一個是頭頂書生面但嘴比剪刀利的斯文工程師,一個是大聲大笑從不吝於爆料的婦科女醫生,單人在場實力已壯,更何況還來個雙劍合體?這美好的夜晚於是就在楊居士左一句「我怎麼打得過洋砲」,W醫生右一句「太胖的話電鋸切不開還得幫忙扳」和「得罪護士下場真的很慘」的感嘆裡渡過,與會者則終於見識到美國工程師生活和白色巨塔下的精彩。

說得喉痛、笑得嘴疼,兩個小時咻一下就過去了,下次見面不知又是何時?只能祝福W大醫生獨立開業看白帶討生活的夢想早日實現,楊居士則一乘色戒熱讓洋妞見識東方小鋼砲的厲害,未來美國科技界與台灣醫護界的八卦,就靠兩位扛壩子宣揚。

[1]既在「普渡」,當然稱「居士」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