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2, 2008

飲食女女 V


前一天吃的麻辣鴨血,人工皮讓我失去拍照的勇氣

第五攤的飯團無涉回憶,因為與會的對象是還在大宅門內奮戰的同儕。聚會的地點是我幾乎忘了原來有這麼青春的世界大同,聚會的目的則是為了情報共享,並替即將踏出校園的同志K提前小餞行。

才剛踏進世界大同,我就震懾於周邊洋溢到幾乎氾濫的青春。小小的一間店面不但從裡到外都擠滿花樣男女,匯聚而成的音量更與演唱會的搖滾區沒啥兩樣,搞得我們連對個話都得扯嗓大喊,無奈老人如何集氣也吼不過青春無敵,沒說兩句我已經感覺到扁桃腺發出微弱的求救訊號。而一想到店裡可能有小我整整十歲的顧客在場,更讓酸梅還沒送到的綠茶嚐起來又多了一分苦澀的味道。

世界大同的食飲說不上好吃不好吃,就像香香的計價方式也比菜色令人懷念一樣,但對回台後陷入暴飲暴食風暴中的吾等而言,這輕巧的盤中飧起碼能帶給腸胃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儘管我在赴會前一個半小時,才因抵擋不了肉鬆蛋餅搭配蘋果日報的誘惑投入美味派的懷抱。

任何一場聚會的餐飲都只算點綴,談話的對象和主題才是重點。雖然宅門餘生小隊相識未久,又因各分東西,累積的共同回憶還難稱豐多,但光是月旦宅門下糾纏複雜的互動關係與曲折微妙的鬥爭角力已經十分精彩,重點是還可以母語盡情發言不必顧忌周邊眼光,也不必費盡心力牢記代號上演諜對諜戰,叫人怎麼能不邊說邊開懷?真只差沒邊說邊打起小人了。

宅門餘生小聚後,有人趕赴次會、有人上山盜印…喔不,是傳承智慧的火炬,我則扛著黑太郎二世再度窩回沒有暖氣的綜圖,並在大書桌的陪伴下繼續與期末報告苦戰。愛也罷、恨亦可,但請記住截稿在即的現實並不因為愛恨增減有所轉圜,而罵完了擦乾口水,哭完了拭去眼淚,該寫的還是準時交件,就是宅門求生的唯一法則。

四月龍櫻將綻,竭誠歡迎即將加入大宅門...或宅門餘生小隊的有志之士,等你唷。

[1]標題是正確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