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 2008

飲食男女 IV


張狼,你手指這麼長,真的是正常的嗎?

我不知道當初立下七殺碑者是不是曾經想過他的殺戮也許會隨鋼刀腐朽、血流成河、無人可殺而遇瓶頸,我只知道當我秉持相同原則吃吃吃吃吃吃吃暴飲暴食七天之後,我的腸胃就遇上了邊限。還好烙賽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肚子清空後一切從零開始,除了屁股有點痠疼之外仍是一尾活龍,次我又照樣帶著貪得無饜的表情出沒於大小餐宴之中。

第四場餐會原先預定是408成員的復活再聚版,未料我們不但遭林達老師及PEKO以國際書展為由臨時放鳥,還被雜誌出刊在即不克翹班的大馬LP婉拒,最後寧冒風雨也要抱柱的剩下金光鵝、張狼與我,二女一男只能組成408「嫐」會版。儘管金光鵝一路難掩被放鳥的怒氣,但一看到端上來的飲茶小點樣樣都是三件排版之後,怨怒終於慢慢消去,畢竟多來一個得花時間分派食飲,還不如我們一人一口恰到好處,這也證明原來茶樓最適3P。

雖然只有三人行,但有我們的地方就註定沒有安寧,而且同學會這種事最大的危險就在於,一旦放棄出席的機會等於拱手讓渡發言權,不但註定只能成為別人嘴邊八卦的話柄,還等於提前從自我平反的講台上出局,什麼醜事被挖出來爆料都沒有翻身的餘地。只是話說得狠歸狠,真正聊起來時我們還是非常溫柔客氣,一方面是上周的麻辣鍋會已經用掉大半勁力,短期內無料可爆,二方面也是慢慢朝三字頭挪移,關心的主題不再只限於飲食男女,收入投資房貸稅率升遷覓職都能吸引注意使然。

歸結這場餐會心得,我最大的收穫有三:第一是吃到甜蜜可人的細膩合桃露,第二是發現我的手指長度一點長進也無,第三是從稅率女王身上習得「有錢夫妻的財產申報術」。當然,金光鵝也沒忘記補上一句,「這只適用於年收入XXXX萬的夫妻」,瞬間撇清上述內容和我人生的關聯性。

第二天為了雷射點痣,我和金光鵝再度碰面。我們要點除的目標其實都不甚清楚,但為避免臉上黑點將來成為艷照比對證據,該除掉的痕印還是早早下手為妙。而金光鵝明明擁有豐富的點痣經歷,上了麻藥後卻陷入「會不會很痛?」、「會不會有燒焦味」的無間焦慮裡,弄得我還得反過來安慰她「就跟被橡皮筋彈到差不多」、「我們是來點痣,又不是來撲電蚊燈!」。實際體驗證實無感之後,這傢伙又開始不斷嘟囔著「真的有打嗎?為什麼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好像不痛就不回本似地。

了卻一樁大事,金光鵝繼續趕赴採訪之約,我則窩入誠品讀余華的小說;讀到刀刃見血,血於劍身鑄梅,竟然無厘頭地聯想及雷射閃起瞬間眼前掠過的紅芒,以及我們臉上爆開的、梅花一樣的小小血印。美容亦如武林。

不過也沒想太久,因為小說閱畢,我也餓了,晚餐就近食得記麻辣鴨血解饞;軟嫩的大腸,香辣又不時爆漿的鴨血,正好吃腸補腸、食血補血,終究是回到了吃的路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