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9, 2008

飲食男女 III


回程中吃到的鹽酥雞,哇哈哈哈

第三攤飯團是上周六登場的中學同學會。

這次活動是繼本人完婚之後,班上同學睽違兩年的再度聚首。此次總計募集十三名成員到場,其中包括三對情侶與一家三口,橫跨兩代,堪稱畢業十三年以來最盛大的活動。舉辦這次的同學會完全是臨時起意,最初的禍首得歸咎於肥魚與我,我們兩個有一搭沒一搭的留言留著留著促成這次盛會的起頭。而依照慣例,我們只負責天馬行空的發想,實際的連絡大業則全部拋給萬年總幹事吳浦幽。還好吳浦幽不虧是吳浦幽,雖然惜字如金一如從前,但是連絡這檔事兒倒從不怠惰,託此之福,我們才能在太陽好不容易露臉的周末上演喜相逢。

要辦同學會第一個難題是場地。這次與會者中有三分之二的成員不居台北,鎮守此地者要不認真念書辛勤養家,就是拼死幹活當宅男,臨時想找出個理想聚會地點萬分不容易。最後還是我這失根的蘭花靈機一動,想起誠品信義頂樓有個The Library,該處甚麼沒有就是桌大椅大,可保大人坐得悠閒、小孩玩得開心,雖然我到現場才驚覺,未成年的李小福同學根本還不到下地走路的年紀(呃,都怪我被每天暴走的龐小弟誤導,以為全世界的寶寶都是全年無休的勁量電池)。

我之所以會知道The Library得感謝上回C兄招待,當時對此地寬敞的空間留下深刻印象,這回親手接過帳單,才知道原來價碼不甚便宜,還引來肥魚和我面面相覷,慎重討論著是不是該轉檯另覓迦南美地。不過我們畢竟都是成年人了,羞恥心戰勝良心,最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鈔票從荷包中遠離。話雖如此,The Library其實還算得上是不錯的聚會場,假如它供應點心的時段可以再提早一個小時,喝開水不必另外付費點用高級礦泉,入口能裝設得更為顯眼,定價再打個八折左右,那肯定就是完美無缺的聚會地點。

儘管場地已經隨著年齡晉級,與會友人的身材也各有增減,但屬於紅土坡聚會的草根性絲毫未變,耍冷的依然執掌冰雪、嘴賤的也一如從前。我個人以為紅土坡聚會最值回票價的萬年劇碼有三:第一是老大哥耍冷,第二是浦幽耍寡言,第三則是肥魚與我雙劍合璧,涂胖單刀迎擊。這三幕可謂經典中的經典,錯過人生就要留下遺憾。除此之外,由肥魚領銜主演的春節限定巨作「三招內擺平肖婆上司」,以及涂胖以略帶憂鬱的神情主講「無愛何妨,宅男自助遊紐約」等題亦引人入勝,為同學會激盪出不少火花與笑柄。

而一如所有的聚會一樣,紅土坡之會也有一套非行不可的儀禮:首先是我們照例會從一號背到五十二號,然後update所有同學的最新情報。惟隨年齡漸長,人分東西,失聯的同學日漸增多,留白的號碼開始出現擴張傾向,難免令人唏噓。其次,我們也照例會把國中時的蠢事拿出來當汽油彈拋擲。譬如我動輒就要追悼一下涂胖家裡死去的小馬和他遊歷南非的過往,涂胖則動輒要複誦我數學爛到爆瘡的悲劇,這些他人眼裡和吵架簡直無異的唇槍舌戰,卻是友人之間無可取代的默契(糟了,我們會不會帶壞小福?)。

說起紅土坡時,我們習慣以英文名號彼此相稱,不知情者會嫌這假洋腔太虛偽,殊不知這與我們共有的回憶息息相關:假如你過慣了英文課上嗆中文就要挨罰,校園內又總有外籍傳教士微笑著散播聖經、指導聖歌的生活,你真的也就不會覺得被彼得米勒詹姆斯當肯貝克理查艾薇雷秋包圍的日子有多麼奇怪。

就算它在他人眼底詭異不堪也無妨,起碼在我的回憶裡,紅土坡上的時光是非常溫柔的篇章。我還記得閃著幽墨綠光的密林榕道,粉紅色的水手服與灰色百褶裙當風搖曳的姿態,我也記得聖誕節期間此起彼落的聖歌悠揚,青翠的草地、紅色的泥土,以及蔚藍如海的天方(好吧,其實我也還記得那落跑的家長會長私人直升機降落時發出的轟隆震響)。這是不論地震撼垮了多少建築,人事如何更迭交替都無從奪去的回憶,這是陪我長大的紅土坡時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