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4, 2008

飲食男女 I




初四上午,煙斗和我拖著大行李箱坐上高鐵直奔桃園。雖然才在嘉義卸下了不少包袱,但在煙斗堅持要購買三大包超值特惠裝滿漢全席蔥燒牛肉麵返日儲糧,熱情親友又塞入芝麻糖、花生糖、肉乾、肉鬆無數,我也偷渡了一書兩CD數罐頭與一包棒棒糖的情況下,機場大秤再度無情地顯示超重訊息,只能說這回沒被罰錢真是萬幸。

送走煙斗,我轉車繼續北上,在哥嫂家安置好行李又逗弄小姪子一番後,趕在天黑以前出門,目的是要參與金光鵝一手打點的408妖婦聚餐。此次相約非常匆促,理由是巨乳金轉職後請假困難,這回還是為了友情特意北上,若是錯過,再見又要等上一年半載。是以就算台北陰濕難耐又天雨路滑,定不到搶手的鼎王,也排不進金桃花離職前最經典作品的馬辣,依然無法澆熄一干妖婦相聚的執念。

儘管搶食不到如今熱門的麻辣鍋店,不過金光鵝定下的聚會地點過去也曾經叱吒風雲,更重要的是它就位在我昔日舊居不遠,舊地重遊意義分外深刻。託此之福,我訝異地發現消失多年的糖炒栗子竟然又重出江湖,附近還開了一家新的冰品店,至於那十分粉紅還專賣奇怪糖果的小舖則已蒸發無形,不能不說是人事已非。

妖婦聚會的重點在吃也在說,後者的麻辣程度從來不比前者遜色。當鴨血、大腸、肉片在鮮紅熱燙的麻辣鍋裡翻滾時,麻辣嘴上浮漂的則盡是吸哥話題,最後甚至連一只分外粉紅的維也納小香腸都能成為艷照門的隱喻。我原本有意打探任職媒體界的友人是否已經偷偷取得號稱最為火辣的Q版內幕,沒想到財金線只管稅收金融不食人間煙火,竟然連過時內容都得靠外放人士仙人指路,讓我十分懊惱沒有多交些專攻演藝路線的朋友。

不過艷照再怎麼吵也是別人家的床事,妖婦們的個人近況報告、薪資變化與桃花開闔才是永不褪色的主題。而這回連續兩日相聚下來,我最大的感慨是,雖然畢業不過三年,身邊友人離開媒體,或至少是國內媒體的腳步已有加快趨勢。當年抱著理想、興致勃勃接過記者頭銜的親友,如今相繼放下筆桿與麥克風,一個一個走出了新聞中心。有人轉赴公職,有人改任編譯,沒有走的若不是剛剛踏進,就是等著湊足年數離開。出走的原因一語難盡,大環境、上級壓力、資源缺乏、倫理淪喪…理想的火焰在汙濁的現實裡燃不起來。批判很容易,撇清也簡單,但要擔下普羅米修斯的重任續承火焰,其實非常、非常困難。

學界有學界的課題,新聞室有新聞室的重擔,似乎自從踏出那一小間研究室之後,通往前方的每一步都變得極不簡單。大概也是因為這樣,這每年一至二回的團聚便分外令我珍惜。前途不可預知,但回憶是奪不去的,那是續往前進的動力。

而這頓晚餐的後果是:我吃下相當於平時一個月的肉量,回家後肛門就爆了,馬桶也爆了,直到第二天中午的烤鴨再聚,都還能感覺鴨血在我腸胃中熱情地滾動翻騰。而透過晚餐會順利覓得艷照門秘徑的某外資通訊社編譯,則因不敵Z姐性感姿態染上針眼,第二天帶著紅腫的眼睛出現時慘遭眾人訕笑。

燒屁股與腫眼睛,408妖婦聚會,總是熱辣非常。

[1] 408 III會將於2/17登場,在此呼籲失聯的大馬LP小姐主動出來投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