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8, 2008

尾聲


麥X勞叔叔不要告我

煙斗這次訪台雖為公務而來,但要他對著滿城有趣的玩意兒不為所動實在困難,於是即使天氣陰雨不利外出,煙斗仍堅持要趁上午的會議空檔造訪兩處「新」*名勝──「自由廣場」和「貓空纜車」。

「自由廣場」的由來在台灣的各位肯定比我還清楚,當時更名爭議不只在台灣炒翻天,同時也飄洋過海登上日本的新聞版面,報紙愛讀者煙斗對這來龍去脈「眼」熟能詳,我還曾經拿當時轟動網路的「自由廣場」KUSO照博他一笑。這次來台,煙斗不願放過這個見證歷史的機會,撐著小傘也要勇闖「自由廣場」。

實地走訪之後,我個人以為那幾塊招牌寫甚麼就隨它去吧,因為該處最有趣的不是名號,而是「民主紀念館」內的景況──銅像端眉高坐,黨外活動的紀錄海報和紙蝶風車空中騰飛,底下日人成群穿梭盤據比Ya。台灣的三段歷史在這裡顛倒交橫、拼貼間錯,你造神、我傳道、他取樂,政治舞台同時也是拍照背景、遊樂異境,要論 KUSO,還有甚麼比這更經典?煙斗的感想則是:名字換了,展覽內容依舊,這和改個日期又重新推出的過期食品真是異曲同工。乍聞此言,我竟有一瞬間不知他是評論展覽或是月旦台灣政局,諷刺的是這似乎兩者皆適用。

結束自由廣場巡禮,煙斗和我先到鼎泰豐休息充電。輸人不輸陣的煙斗雖有比照上周菜色辦理的氣勢,但在我堅持「一包一餃一小菜一炒菜一湯一甜點」的鐵腕政策下,他終於含淚捨去芋泥小包和雞湯,我們也才免於挺大肚上貓纜的窘狀。

這天的貓纜因為天氣不佳又非假日,候車人數大減,沒等幾分鐘就順利窩進車廂。儘管雨天視野不比晴日,但微雨中乘貓纜仍然別有情趣;比方說乘到中段時山裡泛起白霧,貓纜穿霧而行,蒼山綠林隱隱若現,透窗望去宛如騰雲御煙,硬給貓空添上了幾分仙氣。唯一的缺點是這日仍得與人共乘,拍照閒談不能盡興,所以空靈了幾分鐘後,末半的路段我幾乎都和周公並肩渡過

晚上煙斗開完會,我們直奔KIKI一圓他久違的川辣菜夢,飯後到三重讓小姪子玩玩煙斗,之後又驅車回台北腳底按摩。腳底按摩是一項非常有趣的活動,我常常懷疑這些按摩師的兼差是卜卦問命,因為抓推之間他們便能鐵口直斷人客的習癖、性格與生活型態,準確度甚至對號入座的星座血型。「小姐你常常吃辣喔!」、「你最近熬夜多!」、「你每天都站很久!」、「你愛喝冰的!」,句句都是肯定和教訓,每每聽得我只能滿臉愧色點頭稱是,只差沒有為我破敗的習性磕頭道歉。雖然討罵找罪受的成分居多,但按摩過後筋骨通暢的感覺始終叫人無法抗拒;每回我總是在慘叫之間,感覺「痛並快樂著」根本是為腳底按摩界量身打造的金句。

返台行最後一天結束得非常匆促,原因是也到台北開會的煙斗上司居住旅館就在不遠,他大發慈悲邀請我們搭乘他訂好的順風車共赴機場。為了這點,煙斗和我今早五點天沒亮就起床,五點四十扛著行李到喜來登恭候長官下樓。我原以為順風車不過就是一般小黃,結果車子出現時直讓我震驚得說不出話,這這這…可不就是傳說中的黑賓士嗎?鑽進車廂後的景象更是令人讚嘆,因為上頭不但備妥英文報紙也備飲水,而且坐位極其寬敞,行車安安穩穩不生一點雜音,無怪乎我上車沒幾分鐘就睡得跟死豬一樣。

雖然同時抵達機場,但三人班機皆不同,煙斗的上司是JAL的死忠,靠集里程換機票的我們則是EVA/ANA的熟客,鞠躬致謝說聲「晚點見」後,善良英明的賓士…喔不,是上司就朝日亞櫃檯走去,我們則轉往長榮移動。這回不只老闆和下屬分道揚鑣,其實就連夫婦也沒有同機的份。趕著回東京開晚會的煙斗得搭最早班飛機返日,拿免費機票的老娘則無權更動行程,只能含著(沒有睡飽的)眼淚揮別煙斗,然後一個人在機場大廳昏睡兩個半小時,其間還遭路過兩次的阿輩大聲質疑,「雞咧少年啊一定係睏過頭,灰機巄造啊啦,行李巄謀駕,啊溝咧睏」。

悲天憫人的阿輩要是知道我為夫君不惜早起,還一個人流落機場睡癱的來龍去脈,不知道會不會流下兩行老人淚,順便幫我加床棉被?可惜我沒力氣多作解釋,好不容易捱到櫃檯開張,我就夢遊也似地報到去了,然後一路昏昏沉沉,就這麼回到氣溫不足十度的東京,為長達三周的返台行程畫上句點。

去年八月時我無恥竄改「鄉愁四韻」抒發我對台灣小食的想念,這次回來對照點閱,椰果綠、麻辣鍋、蛋餅黃、鹽酥雞已經樣樣入腹不缺。而去年八月我用來收尾的那句末話,此行同樣適用:

無論何方,我總有待我之人、總有可回之家。此即莫大之幸福*。

謝謝這段時間抽空陪我吃喝玩樂的各位鄉親父老舊友新朋,明年見啦。

[1]更名的另一個好處是騙觀光客舊地重遊
[2]見[返鄉行 V]。可惡,今年忘了拍吸菸蹲地照!
[3]返台墮落二十一天見[W53CA寫日記 200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