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6, 2008

饕餮


乾姪子和姪子哥倆好


自從寫完上周五的貓纜速遊記之後,我的歸台日記就呈現完全停擺,理由有二:一是返日時限已近,得在最後幾天搞定未清的約會名單,夜夜豪食因而成為無可避免的結局。二是吾夫煙斗本月再度來台,這回雖是為了會議公務而訪,但趁空賞鑑台北美食仍是不可或缺的行程,我這個人肉翻譯機當然也得隨召隨到長伺在旁。是以,離貓纜孝親遊雖然也不過間隔數日而已,我肚囊裡的菜餚恐怕已超越在日一月所食。

禮拜六中午先接受小姪兒的保母款待,享用了一頓豐富道地的家庭料理,有幸吃到睽違多時的客家小炒,以及芳香四逸的特製香腸。傍晚迎來剛自宜蘭爽完…喔不,是開完會議返回台北的煙斗,帶著他直奔上回王心地介紹的「富順樓」和家人晚餐。

富順樓最知名的菜色是北京烤鴨,上菜前侍者會端出一隻烘烤得通體澄黃、油亮光金的全鴨,供與會客讚嘆一番後再入廚片下,再裹荷葉餅,夾小黃瓜與大蔥,刷層漆棕色的醬汁入口。上回赴宴時我被這場面感動非常,天知道我自從流放異鄉之後已經多久沒在上野不忍池外看到鴨身,要不是礙於當日有老師在場,不敢隨便掏出手機放肆,那只烤鴨早就登上此誌亮相。

為了彌補那天的無照之憾,我後來左攻我哥、右朝煙斗洗腦,富順樓終於打敗Kiki和芬蘭小館勝出。可惜當日餐廳客滿,為了加速上菜速度,烤鴨巡桌的儀式也跟著取消,看來我註定只能遙賞不忍池的野鴨望梅止渴。還好全鴨身影雖然杳然,富順樓的菜餚好味倒是半點不減,辛香醬醇的中杯三卷、溫潤暖身的酸菜白肉鍋,還有微酸爽口的醋溜白菜,都是此館叫人回味再三的佳品。

禮拜天中午送爸媽搭車之後,我遵從煙斗交代,在下午五點整現身福華飯店。煙斗喚我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稍後登場的免費豪華晚宴。一如過往,我照例會在出席前假裝十分忐忑害羞地詢問,「我又不是與會者又沒交報名費,出席真的沒關係嗎?」,而不論煙斗給的答案為何,時間到了老娘總是照樣現身騙吃騙喝。

這回煙斗吩咐我到場的時間甚早,我還特地為此減少了午餐用量,滿心牽掛的都是稍後登場的大餐。未料到了相約地點後,現場既無餐桌也無刀叉,主席還起身宣布現在進入例行報告會程,與會者則一律正色疾書,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煙斗這次召喚是要讓我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想吃好料得先跟著聽完研討會才行。原本滿心期待開飯的我只得暫時摒棄個人私慾,匆匆撿了張椅子坐下,還借來鉛筆和白紙假認真兩個小時,捱到我餓得幾乎要爬出會議室時,放飯的福音才從講台前傳出。

這日晚宴是在福華內設的中餐廳「江南春」舉行,乍聽館名還以為呈上的會是南方菜色,未料中途還冒出了一隻「掛爐燒鴨」,主廚大概很有天南地北盡入腹囊的野心。福華提供的會議便當雖然是我再也不願想起的回憶之一,但飯店內設的各家餐廳倒是精緻得很,這天的晚宴菜色即可為證,尤其是鮑魚干貝熬成的清湯味甘而美,烤牛肉軟嫩多汁,紅燒肉更是透爛至入口即化。此地的掛爐燒鴨走的是精緻路線,餅皮比富順樓更為薄透,可惜登場時間實在太遲,煙斗和我還是憑著意志力才勉強吞下,但只取一份已告投降,最後便眼睜睜看著那煮熟的鴨子白白糟蹋。

江南春晚宴另一個驚喜是遇見久違的喬敬、湯米桑和dot Asia的各級人員,即使我已經離開這些APXX活動甚遠,能在回台期間遇見舊友仍是令人開心,而得知dot Asia是「長江七號」的網頁贊助之一,也是為餐桌添色的小小八卦(雖然我更關心會不會有人買下C哥的網域update新照)。

在台灣最後一個周末假期,依然逃不過饕餮上身的命運。

[1]饕餮的功勳見[W53CA寫日記200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