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3, 2008

期末報告



我以為身為研究生最大的幸福是擺脫了考試威脅,自此不必再陷入與千卷萬疊資料苦鬥、死記活背模擬演練的折磨,也無須面對狂書猛寫幾至手殘的痛楚。但研究生最大的痛苦卻也同樣根源於此,因為少了多少期末考試,就多了幾分期末報告,而老師們通常不會吝於提醒,「期末報告雖然不是正式論文,但最好也具有成為學術論文的潛力」,一語決定研究生連寒暑假期都不能安心縱慾的命運。

我自認並不喜歡積欠作業,過去也非常鄙棄截稿前匆匆交卷的行徑,但這種自我規約只成立於中文書寫的情形,一旦報告的內容需轉以英文或日文表現,那抱歉我的等級與鍋牛烏龜無異,說早交太殘忍,有時連趕上時限都得碰碰運氣。

這學期我只有一份期末報告待交,不幸卻是我完全不熟悉的政策領域,最初的幾堂課如鴨子聽雷不說,學期初接獲的講義更是媲美天書難懂。我雖然打從心底認同老師是個親切好人,又深深覺得此課惠我科技新知之餘,也讓我見識到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科技產品(試問有多少人會同時背著四台不同大小的電腦出現的呢?),但終究無法改變隔行如隔山的事實。上課時還可以預先蒐集資料作好準備,寫報告時卻如何也掩飾不了我對政策性研究無知的事實,更別提它還得以日文構成*。

然而逃避不是辦法,後來我勉強挑撿了法規制定過程作為研究主題,緩和之道則是運用我相對熟悉的新聞分析作為方法,然後在不斷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個期末報告、這只是一個期末報告,這只是一個死外籍生的期末報告」的過程裡,翻讀千餘篇新聞資料與無數的法規判例,趕在一月底前完成前半部的結構鋪陳,硬著頭皮作出了提案說明。

還好本堂修課者幾稀,老師缺乏比較對象,對我這四不像的提案報告展現了極大的寬容力,鼓勵遠遠大於批評,我才能在課後鬆口大氣安心回家過節。只是這一鬆懈就成了千古恨,我雖然返台也不忘攜帶「留學生論文寫作實用文法集」,又天天都將報告未完這事兒放在心底,但人一踏上悠閒的南國,上進努力也就跟著成為泡影,過年期間我雖然天天都想奮發圖強,但毅力最後卻全數奉獻給NDSL的「勇者鬥惡龍4」,若不是上周驚覺大限在即匆促收手,只怕現在還忙著和史萊姆們廝混。

報告剩餘的部分不多,但畢竟得以日語寫成,下手時不如中文順暢滑溜,於是報告的字句困在法規政策裡脫不了身,思維進路則在日語的詞彙文法裡糾結遲滯,寫著寫著頭就疼了起來,像有個小小的金箍緊緊嵌在腦袋。連續幾天寫寫停停、刪刪補補,末稿終於在周三晚間收尾,拖延兩個月之久的期末掙扎才算畫上句點。

按下送出鍵時,我重重吐了一口大氣,期末報告真像陰魂不散的史萊姆,不知道我還要遇上幾次才能破關?

[1]老師親切地表明「用英文寫馬ㄟ通」,遺憾的是他通,我不通。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