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1, 2008

返台前夕


大部分的旅外華人和留學生或多或少都曾經歷過幾回獨泊異鄉的新年,不過好狗運的本人從來無此體驗。這一來是因為日本與台灣相距不遠,坐上飛機狂睡一場就能到位,二是因為我夫煙斗崇仰中華(食)文化甚深,無法容忍錯過體驗傳統年節的好機會,所以去年夏天甚至還沒過完,這回返鄉的機票便已在我家抽屜安臥待命,當然沒有不回來的理由。

返台頻率雖高,回鄉總還是一件大事,因此除了機票之外,伴手禮或託購物件也是每回必辦手續。這回因為我貪財忙於打工,抽不出多餘時間到百貨張羅,網路購物成了最直接而便利的取代途徑。又恰巧日本甚麼沒有,各式通販網站特別發達,於是不論數位相機、嬰兒鞋、甜點銘品或書籍,短則一日長則四天,老娘大門甚至沒邁出一步,想要的物件已經通通直達家內。用網路購物搞定所需的好處是它著實幫我節省了不少時間力氣,壞處是它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混淆時空距離的概念,於是我失鈔之餘也失去理智,直至提了一整袋六花亭草莓巧克力踏上返鄉之路才猛然驚覺,長居東京的我是為何要帶北海道名產當伴手禮?

完成各項親友交辦任務之餘,也不能忘記打點自家行頭。我先利用打工結束的空檔,和F桑跑了一趟睽違近兩個月的美容院料理嚴重失控的瀏海和髮尾,接下來又回家磨刀霍霍向煙斗,然後在一個小時左梳右剪後搞定煙斗豐厚的頭毛。可惜這回動刀時我恍神嚴重,完全失去平衡美感,最後的下場就是煙斗那頭宛如狂風凌越的動感造型;對此,我只能默默祈禱飛碟左顛右跛穿越麥田的軌跡正好是今年日本春天的最新流行。

既然駿馬鞍韉轡頭長鞭和騎士都已備齊,剩下來的就只有打包裝箱這道手續。這回在我無暇從事代購大業,又刻意控制土產數量的前提下,要扛回家的行李遠比過去輕少,但一個晚上東塞西裝下來,硬生生也填滿了兩個大行李箱,根據無情的機場大秤顯示總重39kg。只是到底裝了甚麼?又為甚麼會這麼沉重?這在煙斗和我不斷卸責推諉的無間輪迴裡成了無解之謎。

我們鎖上箱盒,完成清掃大業,終於有空坐下來好好吃一頓晚餐。然而筷子沒動兩下,一向緘默的手機卻不安分地吵鬧起來,上頭顯示的是一組我不熟悉的號碼。而根據過去經驗顯示,辨識不出身分的突發來電通常不會是啥好事,果不其然,一接電話,打工最後兩周現身的妖婆來電,親親熱熱地喚我多去打兩周零工。雖然一想及免費午餐和我尚未湊足全額的下學期學費帳單時我一度心動,但我一拋不下台灣美食,二不想為妖婆賣命,三也懷疑妖婆的攬聘純屬私人未循公司管道而行,到時我要是人財食三失又該如何是好?所以我用略帶遺憾但堅定的口吻婉拒,「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台灣了」。

對我力抗金錢誘惑拒絕出賣靈魂的行動,煙斗大表讚賞,我則回以一句正義凜然的笑容一枚:「阿捏家係愛歹完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