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5, 2008

早一步的情人節


0101@有樂町


若論二月的重頭戲,絕非情人節莫屬。一月還未走到末尾,各大百貨已經紛紛開出五彩繽紛的巧克力展售專區,網路商城的首頁淹沒在一片甜膩膩的氣氛裡,所見、所聞、所嗅、所觸…全都成了巧克力堆砌的世界。情人節在台灣通常是男性表達心意的時刻,但在日本,聖范倫泰剝削的卻是女性的金錢、時間與勞動力。

水手服女孩以纖白雙手怯怯呈上昨晚熬夜製成的手工巧克力,外裝裹以甜蜜的粉紅或雪白的紗紙,裡頭想當然爾是心型。這場景不但是廣告商心中完美的理念,也早透過媒體口語的潛移默化深深烙入民心,於是每當情人節的腳步接近,東京就成了威力旺卡的殖民地。

去年情人節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一時興起決定Cosplay甜蜜小少女,和一大堆年齡只有(或不到)我一半的國中小女生在Tokyu Hands裡爭搶手製巧克力的各項道具。我雖然對自己爭奪特價品的能力非常自信,但無法類推及廚藝,為免最後背上「毒殺親夫」的嫌疑黑鍋,我只挑了一樣既不需要複雜道具、也不苛求艱深技巧,價格還非常便宜,於是就算失敗扔掉也不可惜的成品,作為當年的實驗道具。

實際操作之後,果然證明「初心者」可以簡單上手的宣傳絲毫沒有誇張,我只花了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就搞定交差,多出來的食材則通通吞入自己肚中。至於口味如何,老實說記憶已經模糊,不過換個角度想,這不也意味著我沒有犯下滔天錯誤,起碼當日我們誰都沒有捧著肚子奔向喔咿喔咿的救護車。當這第一次的成功為我贏得煙斗讚許的笑容,以及白色情人節回禮的Godiva巧克力之後,我暗暗下定決心明年還要繼續挑戰、精益求精*。

想不到一年時光飛逝,婚後第二個情人節轉眼又臨眼前。算算日期,這次的情人節煙斗和我正好分隔日台兩地,但時空的隔閡並不足以澆熄我對我夫的熱情,於是上個星期六我繞道北千住的Tokyu Hands,再次拋廉恥、棄自尊地與一群花樣國中少女爭奪手工巧克力的道具。

雖然有了去年的成功經驗為基礎,但這回我仍不敢大意;我繞過了那些沒有烤箱、烤模、蘭姆酒、香草精與細心毅力不能成就的高難度成品,直接朝「初心者」專用櫃檯奔行,最後挑出兩種笨蛋也能上手的巧克力甜品作為挑戰目標。

這次選擇的甜品有二:第一是內夾巧克力餡料的愛心最中(もなか),第二則是冰涼濃醇的生巧克力糊。兩者的做法基本上沒有太大差異,都是燒一鍋水,把攪拌用的大碗置於溫水之中,然後慢慢融入巧克力、牛奶、鮮奶油、砂糖等等,待攪拌均勻後添入餅乾殼或陶瓷碗中,並依個人喜好加入榛果、米果或其他餡料,冷藏數小時即大功告成,完全符合「凡是需要艱難技術者就不會出現在我家廚房」的雷秋法則。

過程單純、手工簡便,並不代表口味就會跟著大打折扣。連續兩晚我們都以這回我上貢的「千秋萬世濃情蜜意”R”odiva手製巧克力兩款」作為餐後甜點,而根據我偷偷觀察煙斗表情發現,大王服用之後,不但眉頭舒緩、表情祥和,嘴角還不自覺地露出一絲絲和氣的笑容,之後也沒有立即朝廁所移動的反應。更神奇的是,大王站上Wii Fit時足足輕減兩公斤有餘,效用直逼徐福長壽丸與嫦娥飛天丹,顯見”R”odiva巧克力除能促進夫妻感情和諧之外,也可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堪稱人間不可多得的神物。

我之所以花了這麼大的篇幅述說”R”odiva巧克力的來龍去脈,除了是要駁斥各方親友對煙斗是否日日殘喘於我暴政之下的不實揣測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當然是要提醒煙斗──

3月14日は、ホワイトデーでございます。
(3月14日是白色情人節。)

Happy Valentine's Day!


[1]我要重申一次,我絕對不是看在Godiva的份上才親手製作巧克力的。
[2]各家巧克力特輯:森永[森永のバレンタイン] 、明治[バレンタインは心を込めた手作りチョコレートで]、Printemps Ginza[プランタン銀座のバレンタイン]、楽天[楽天市場のバレンタイン特集] 。可惡,每樣看來都好好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