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4, 2008

節分の日 立春



2月3日是日本的「節分の日」(せつぶんのひ),這天相當於「立春」,照理說該是節氣脫寒入暖的起點,然而窗外不但沒有半點春暖花開的跡象,罕雪的東京還鎮日為白雪所籠。天色蒼茫之餘,地面上也堆疊出層層冰霜,從頭到腳、由內而外都冷極了,這城彷彿已為冰雪封伏,春天的腳步還遠著。

只是窗外雖然無春,慶祝節分的儀式仍不可少。常常收看日劇的人大概不會陌生,「節分の日」最重要的活動非「豆撒き」(まめまき,撒豆)莫屬。這個慶祝儀式據說最早源於室町時代,過去曾是皇室內廷的慣例行事,江戶以後擴及民間,如今已成各大神社寺院定期舉辦的慶會,年年邀請相撲橫綱擔任撒豆重任的成田山就是其中知名代表。如果懶得跑一趟神社寺院,撒豆活動也可以在自家上演,兩個禮拜前我們就向生協訂下了「福豆組合」,左等右盼便是為在這天派上用場。

解決完早餐又搞定煙斗的每月剃髮之後,我忙不迭地拆開兩種口味的福豆,將內附的鬼面安上橡皮筋,然後罔顧煙斗意願強迫他進行著裝。打點好一切前置作業,我們興奮地朝門口移動,我拿起滿手福豆就備戰狀態,等煙斗完成心理建設,毫無猶豫地朝目標擲扔福豆,一邊攻擊還不忘一邊吶喊,「鬼は外、福は内。」(おにはそと、ふくはうち),直到煙斗發出陣陣慘叫才肯罷手。

清理乾淨滿地餘豆之後,我們滿足地坐回桌前,開始就著小碟分食煎炒大豆。根據日本的傳統習俗,每人吃食的豆子數量須與年齡相符,不過若真比照此原則辦理,剩下的大半包炒豆只能送進垃圾桶,完全違背勤儉持家的美德。所以原則歸原則,真的大開食戒時,誰也沒把這規定放在心上。我在瞬間就掃空了甜炒的大豆,煙斗落腹的鹹味福豆數量也達年齡數倍有餘,我們只擔心,明天不曉得會不會因為火氣大長出滿臉痘痘?

除了撒豆與食豆之外,吃「恵方巻」(えほうまき)也是近年盛行的習慣之一。惠方卷就是粗捲的壽司捲,裡頭包有各色食材,尺寸比一般壽司捲來得粗勇。此物最大的特色是得面朝該年度的吉祥方位*,一邊許願一邊吃食,含有祈願除厄之意,是故得名「恵方」。這個習慣早先源於關西的商賈世家,這幾年在便利商店與超市炒作之下,成為全國共通的熱門飲食習癖,兩三個禮拜前就四處可見「恵方巻」的旗幟飄揚。

雖然我實在看不出「恵方巻」除了比較肥滿之外,和其他壽司捲有何差異,不過既然要逐流行就得追個徹底,再加上鄰近超市又送上折價券數枚,「恵方巻」於是順理成章地成了吾厝的立春晚餐。至於口味如何?唔,都說了它只是比較肥的壽司捲,那麼除了很難咀嚼之外,還能期待它和一般的壽司有啥不一樣?

2008年的立春在撒豆、食豆,以及吞食恵方巻的行動裡畫下句點,背景則是雪化粧*的東京。俗諺有云,「節分に雪が降れば48日荒れる」(立春遇雪,荒日綿延四十八天),看來要盼著今年第一場春日櫻吹雪,還有好長一段的等待時間。

[1]南南東
[2]雪化粧(ゆきげしょう):雪染成白之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