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7, 2008

歌舞伎初體驗 I:新橋演舞場



壓歲錢在日本被稱為「お年玉」(おとしだま,O-to-shi-da-ma),和台灣一樣是由家中長輩發給晚輩的新年贈禮,取予的習慣依每家每戶有別,但大抵是兒童限定成人沒份的福利。在結婚又升級成為姑姑之後,我對領壓歲錢這檔事早已斷念,沒想到今年意外地從煙斗阿姨手中接過了一份大禮──市川海老藏新春花形歌舞伎表演「雷神不動北山櫻」的入場券,促成了我有生以來第一回的歌舞伎觀賞體驗。

我雖然對被指定為無形文化財的歌舞伎毫無基礎知識,也沒把握究竟能聽懂劇情幾分,但還好我定期關心周刊誌上的八卦緋聞,所以就算沒看過歌舞伎表演,第十一代「市川海老藏」*(和他搞過的女人們)這個名字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這個新一代的海老藏因為聲亮、形佳、身材高廣,被日本媒體封為「歌舞伎界的王子」,而煙斗媽說起海老藏扮相時讚不絕口的反應,更讓這評價多增可信,所以就算不識劇情,我也能抱著欣賞美男補眼睛的期待欣然入席。

周六上午,煙斗和我早早出門,直奔東銀座的新橋演舞場與家人會合。這是我第一次在東銀座這站下車,一出車站,左手邊是古老的歌舞伎座,右手邊則是新橋演舞場,兩者都是知名的表演劇場,隔著河岸遙遙相望。這不是我第一次拜聞演舞場的大名,之前曾經想來這裡看滝澤演舞城,可惜因為搶票速度太慢只能含恨,想不到這回衝著歌舞伎王子的面子,終於有機會涉足其間。

新橋演舞場」是專門用以租借給各式歌舞伎、落語、舞台劇的表演場地,正對方型舞台的座位共分三樓,一樓的入口兩側設有特別的「棧敷席」*,正門左方則是演員登退場專用的花道。煙斗、我、煙斗弟分配到的位置位於一樓的前方右側,離舞台不過三排距離,不用望遠鏡也看得一清二楚,而若演員心血來潮到台下暴走,想偷吃他豆腐…喔不,是一親芳澤也不是艱難的任務。換句話說,這位置大概就相當於歌舞伎表演的搖滾區。

演舞場內提供說明耳機的租借服務,如逢特定人物登場,或對話中出現現代已不常見的古語台詞,耳機裡就會傳來簡單的註解說明,休息時間則播放專家賞析和海老藏的問候語,對歌舞伎初體驗者來說不啻是頗有幫助的小道具。

又因劇碼時間多半不短(譬如這回就從十一點演到了下午三點),所以場內不僅設有餐廳提供午膳,也販售各種日式便當,周邊餐廳也都能找到「歌舞伎觀劇專用定食」的蹤影。只不過,這些便當的價格和口味是標準日式的既貴且冷,喜不喜歡就見人見智。順帶一提,要進演舞場前最好自備飲料,因為此地自動販賣機坑人的貴,一罐飲料竟敢索價200日圓,堪稱我來日以後所見最黑心的販賣機。

而如眾所皆知,動輒推出各種周邊商品是日本大小企業間不成文的默契,新橋演舞場也不例外。雖然我始終想不透,也不過就是仙貝上多印幾個臉譜,憑甚麼比市價多加幾百?還有我也一直不明白,百貨公司就買得到的手帕領帶,幹嘛非要移師這兒賣?不過從結帳人潮始終不斷的情況看來,我的疑惑只是入境隨俗不完全的反應,不足列入參考,欲知周邊商品的真正魅力,恐怕還是得問問滿手土產的阿伯阿桑們才能明白。

[1]市川海老藏(いちがわえびぞう):歌舞伎演員的藝名,現在的海老藏是第11代。見[歌舞伎俳優名鑑]或[成田屋]
[2]桟敷席(さじきせき):高級觀賞席,見[圖片]
[3]初・歌舞伎照片在[簿]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