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5, 2008




今年的一月十四日是日本的「成人之日」(成人の日、せいじんのひ),也是入冬以來東京天氣最冷的一天,戶外最高溫竟然只有五點六度,無怪乎我即使已經套了圍巾大衣手套,裡頭還穿了兩件厚毛衣,一踏出門外的瞬間仍然有吶喊「我要移民夏威夷」的衝動。

「成人之日」的主角是年滿二十歲的青春男女,這個年齡在日本之所以備受重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它是法定上的成年;在日本,成年之後可以自由購入煙酒、取得投票權,觸犯法律也將不再被視作少年輕緩處理。換句話說,二十歲就是開始對自己與社會負責的起跑點。

每年的成人之日,各地青年男女就會穿上正式服裝,和家人或三五好友一塊前往市町會場或神社參與慶祝活動。男生的打扮多以深色西裝為主,女孩子則會穿上各式華麗振袖,肩膀斜披白色皮草,濃妝艷抹地裝點著各地街景,所以說這天是振袖展示大會也絕不為過。

但大概是成人太久又熟到幾乎爛掉,再加上婚前蒙煙斗阿姨出借振袖開過東洋葷,我對振袖的興趣沒有那麼強烈,雖然當那些五彩絹絲光燦霓裳滑過眼前的時候,還是會回頭追著裙擺上那抹虹霞、櫻川或蝶舞短暫一瞥,但我近來最想體驗的扮裝目標,已為「袴」(はかま)所取代。

「袴」是傳統和服款式的一種,顧名思義即「褲」的變形,男人著「袴」並不稀奇,但強調溫雅嫵媚的日本女服中竟也有「袴」的設計,可就不能不叫人感到幾分興味。只不過,「袴」的出現不是西化後的成果,相反地,它是承襲傳統而來的著物之一,過去最常見於巫女形姿,是出席祭祀等正式場合著用的禮服,意義重大絲毫不亞於其他服款。明治以後因女學興起,「袴」的穿著從貴族擴至民間,還曾經被視為女學生的印記,普遍程度恐怕不亞於今日的水手服。

只不過,不管「袴」再怎麼被視為便於外出行動的和服,終究不敵現代服裝的輕巧薄適,於是它慢慢從學界校園裡頭銷聲匿跡,如今唯一登場的時機是每年三月的畢業季節;在沒有穿著學士服黑袍習慣的日本大學,「袴」是女學生為校園生活畫上的句點。於是每逢早櫻輕綻,只要造訪各地大學周邊,必能望見身著各色「袴」裝,笑得粲然、走得輕快的翩翩女姿。

和其他女和服一件包裹的形式不同,「袴」是在短綁的和服外頭另罩一件素色褲裝,呈現出來的視覺效果是上艷如虹、下身沉著穩重。「袴」有傳統和裝的溫雅,也有不讓鬚眉的毅然,無怪乎它在過去既涉舞禮,也是弓與劍的表徵。加上這幾年流行以「袴」配長靴,嫣美之間多添幾分英氣,於是路上遇著「袴」裝女孩時,我總是忍不住寄予羨慕的凝望。

假如柔長的振袖是翩舞之蝶,寬闊的「袴」也許就該比喻以振翅之鷹,它是赴學的印記,兼文善武的符號,是「女子跨步而行」的隱喻。 或許就是因為這些特殊的意義,「袴」看起來格外耀眼。

[1]照片裡的圖說如果改成「結婚している主婦を魅了するラブリースタイル」,就是我的心聲。
[2]雖然拍得不若去年霸氣,但還是可以參考的[0101袴裝目錄]
[3]女用袴裝解說見[きものがくい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