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3, 2008

朝食可麗餅


吾厝的早餐雖然向以「和洋共治」聞名親友圈內,但每逢周末煙斗還是會暫時妥協,轉而擁抱洋式早餐換換口味。而雖冠以「洋式」早餐之名,其實也不過就是將米飯換成烤吐司,日式蛋捲轉為煎荷包蛋或炒蛋,味噌湯由牛奶附贈優格一碗取代,原有的兩道日式小菜則搖身變作沙拉、火腿,稱不上有何殊異可言。只有在幾個例外(譬如主廚心血來潮Cosplay甜蜜小主婦,或前晚在外頭鬼混到太晚趕不上超市打烊買吐司)的時刻,諸如方格鬆餅、圓皿狀的熱蛋糕等等需要額外工夫的主菜,才可能現身餐桌上頭。

萬幸(或不幸)的是,這難得的特殊時刻選在周六早晨降臨。

周五晚間因為晚歸又偷懶不想繞路,每周必購的吐司在我手中缺席。原本打算今天早起(差使煙斗)到巷口的便利商店求助,結果一看到窗外凝不成雪但肯定很冷的煙雨濛濛,出門的念頭便在瞬間化作烏有。然而早飯總是要吃的,我在櫥櫃裡東翻西找,終於搜出一包購買時間不詳的「可麗餅粉便利包」。在確認上頭所需材料冰箱裡一樣不少之後,我當機立斷,這偽洋風的「可麗餅」就是今日吾厝朝食重點。

既然都說了是便利包,作法當然不會(也不能)太困難:我先拿出攪拌用的玻璃碗,把袋子裡的白粉一股腦兒倒盡,打兩個蛋,加200g牛奶和一大匙沙拉油,再掏出我幾乎都要忘了它曾經存在的打蛋器,使勁地抱著大碗攪拌起來。確定粉汁均勻之後,即可於平底鍋上輕抹奶油,然後生火燒鍋,待鍋面泛出縷縷輕煙,淋入一勺湯汁趁速勻開。

根據說明書的標示,這過程中只要沒有任何錯亂,不消數秒就能獲得一張輕輕烙著淺褐紋理的麵皮,翻個面加熱之後便能起鍋。遺憾的是,我雖然很確定沒有錯失圖解過程中任何一個步驟,但不論怎麼戳、怎麼刺、怎麼挖、怎麼捅,就是無法比照可麗餅舖裡戴高帽掛微笑的青春少女,一把刮刀將可麗餅甩轉得瀟灑俐落。我和平底鍋奮戰多時的結果,是盤裡一大落坍方零散的麵皮,和平底鍋上明顯要用菜瓜布才能除淨的紋印。

兩個回合之後我徹底投降,喚來煙斗試圖換換手氣,不過煙斗很快就證明這無關我的技術問題,因為他坍方的程度也絲毫不遜。研究了半天,我把一切責任歸咎於鍋不夠厚、瓦斯又不比電磁爐受熱平均,但先天設備不全,也不能叫我們就此浪費一碗湯汁還兼餓肚子。路不轉人轉,說明書上一句「比照烹調日式蛋捲」的字樣促動了靈機。別的我不敢說,日式蛋捲老娘可是天天在作,我立刻放棄原先使用的平底鍋,改祭煎蛋捲專用的厚鐵方型小鍋,打算賭賭這最後的一條路。

結果真的矇對了!當蛋汁在方鍋上由黃轉白、浮出細細紋路的同時,一股甜蜜的可麗餅香氣也在廚房漫開。一張、兩張、三張…我越作越得心應手,一邊閒話,一邊翻轉,還來不及細想該配啥佐啥,盤裡已經堆疊出一座可麗餅皮的小丘。煙斗興高采烈地把成品端上餐桌,還沒忘記補上沙拉、火腿、可可亞和優格。只是外頭的可麗餅皮總是圓融開闊像暈黃的滿月,裡頭夾冰淇淋、起司蛋糕,香噴噴的玉米鮪魚,或澆上橙汁與白蘭地燃火輕燒,我家卻是四方形侏儒版,肉鬆則是裡頭唯一的餡料。

我猛然驚覺,這哪裡是甚麼優雅的洋式早餐,現在根本只差一罐台式醬油膏,它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肉鬆蛋餅了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