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1, 2008

零工日記9:黃卡驚魂記

打從零工生活開始的第一天起,工讀生如吾等就不斷被耳提面命各種資訊保全手續的必須,而「敝公司十分重視資訊安全管理,所以如何如何」云云,更是走到哪就聽到哪的標準台詞,重複率高得我不得不懷疑,所有員工在入社時都已經遭到洗腦教育,一如赫須黎筆下那些聽「阿爾法是XX、貝塔是OO」催眠成長的子民。

資訊保全如果只停留在口號呼喊意義不大,所以進行思想改造之餘,公司內部當然也沒忘記祭出具體的行動規範和獎懲措施以為對應,是以打從我踏進辦公室的那一刻起,就忙著對諸如無卡不得其門而入的辦公室、扣上大鎖的電腦、標示機密程度的貼紙設計等等各種機關設計嘖嘖稱奇。這些安排看在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俗如我眼裡,無處不像大觀園一樣有趣,但只有一件事讓人笑不出來,那就是「黃牌」制度。

足球賽中,犯規的球員得吃裁判一記黃牌,公司裡的黃牌制度亦係源於相同邏輯,主要是為確認員工是否配合完成資訊保全的行動而來。黃牌審查的重點在於電腦電源開關和矮櫃抽屜,假如下班後忘了按掉開關或為抽屜上鎖,又不幸給不定期巡場的資安小組逮個正著,次日上班時,桌上就有黃牌靜立著迎接你。

不過是領張黃牌,又不是扣薪水、廢分紅或取消免費午餐,摸摸鼻子也就算了,哪有甚麼好怕?的確,如果只領到一張就從此安分守己,當然沒甚麼畏懼的必須,但假如累積數上達兩枚,恭喜你將在全社員工聚集的例行朝會中被唱名起立,而大名不但會登上PPT,唱完名後高層幹部還會開金口送你一句「今後請加倍小心」。而若是禍不單行、三「黃」鼎立,據說還有上台致歉的橋段伺候。至於小工讀生雖然不必在眾目睽睽下起立謝罪,但名字、部門被貼上PPT公開放送仍是無法逃避的懲處。

我在踏入公司的第一時刻便親眼見證如上盛況,留下深刻印象之餘也陷入無端恐慌。身為一個甚麼都爛,記憶力尤其糟糕的高齡工讀生,我實在不敢保證自己不會「榮登」黃卡俱樂部的白金會員,而要不是薪水呈報非經電腦執行不可,我甚至一度還有「不然在社期間都不要開電腦櫥櫃好了」的悲壯心情。

還好在高度戒慎恐懼之下,第一個月相安無事地畫上句點,我總算鬆了一口大氣。可惜大氣鬆得太早,開春第一天上工結束立刻發生慘劇,當天我匆匆抓了皮包和學妹一起離開公司,回到家老覺得眼皮跳得厲害,檢查瓦斯電源又無處有異,實在想不起來有甚麼任務該盡而未了,直到在床上躺平的瞬間,「更,老娘櫥櫃沒鎖!」這念頭才狠狠地卡走了周公的位。

第二天我連跑帶跳衝入辦公室,果然櫥櫃保持在夜不閉戶的狀態,還好資安大隊開春後作業並不勤快,所以我僥倖躲開黃卡加身的噩運,得保無瑕品行。然而高興不過一天,今天上班時又赫然發現昨天回家時螢幕電源沒關,更糟的是這次我連直覺警戒也無,完全呈現鈍感狀態。還好資安大隊依然沒將本樓納入偵查區域,否則下禮拜的朝會我恐怕難逃掲名示眾的悲劇。

連續兩日的黃卡驚魂記嚇出了我一身冷汗,今天下班時特地再三檢查才敢離開。只是被嚇多了難免杯弓蛇影,於是現在我一邊對著電腦日記,一邊陷入嚴重的自我懷疑,越想越覺得辦公室裡的電腦電源鍵似乎還殘留了一道橘光幽微...也不知道是我真的粗心,還是黃卡已經成為囚禁我的圓形監獄。又原來最極致的監控,總是源於自己心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