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9, 2008

七草粥


台灣的年假結束前有開工儀式,日本不少公司也仍維持杵麻糬的慣例,而即使是以廚房為舞台的家庭主婦,也大可以熬碗七草粥為年節畫上句點。

正月第七天早晨吃食七草粥(ななくさがゆ,Na-na-ku-sa-ga-yu)是日本新年的慣例,七草指的是象徵春天的七種植物,包括:白蘿蔔、蕪菁、芹菜、薺菜、母子草、繁縷和田平子。農業時代裡這七草當然得親手採回,但現代社會的好處就是貼心超市無所不在,縱使不善分辨草木亦無妨,反正超市開市後,首先擺出的特賣品中肯定少不了七草粥的身影。

七草粥的做法很簡單:兩杯米兌七到八杯水煮成稀飯,再將洗淨燙過的七草裁成小碎方塊,待滾開後灑下同烹即可。吃食七草粥的慣例行之有年,據說這除有呼應節氣並為新年祈福之意,也是為了調理年節期間因暴食飽受負擔的腸胃而來。

去年新年我剛剛成為新嫁娘,雖然已經聽聞七草粥的存在,但趕不及親手調製一鍋,今年過年前就把這事擱在心上。周六逛超市時,煙斗在七草櫃前踟躕徘徊,這動作倒提醒了我,為免七日一早匆促起床趕不及完工,不如把這傳統的「清腸大業」提前到周日晚間做個了結。於是趁運動完返家途中,我在超市買了一包七草組合,按照上頭說明做實每個步驟,再加烤兩條鱈魚、炒碗毛豆胡蘿蔔絞肉,六點整準時盛出兩碗七草粥上桌。

剛剛盛出的七草粥很是一幅景色:純白綿軟的稀飯彷彿舖疊瑞雪,細裁過的草葉則似碧如翠,藏身雪地裡若隱若現,像初春雪融而綠起,暗喻大地生機就在不遠。除了視覺上的清雅,七草粥也號稱集結七種草葉的精華而成,入口時嗅得出幽微辛氣,但不至於嗆鼻濃辣,口味也偏向薄淡爽順,無怪乎多食乾飯的日人,會反常地要在年假尾端食粥,健胃整腸之餘,大概也有幾分意思是在撫平年節大魚大肉養刁的口。

只是清爽歸清爽、健康歸健康,這麼白淡的味道多挖幾匙難免要嫌口淡,所以我不甘寂寞地端來了庫存肉鬆,還扒出蓋鵝夫婦上回負重攜來的度小月肉燥,然後各挖一大匙堆於粥上,任熱度融出一攤油汪汪的紅漬,人則給濃濃的肉氣香味搔得食慾大作。這時甚麼腸胃保養熱量低脂油少早都拋到腦後去了,只恨少了一瓢豆腐乳、花生米和甜麵筋,否則全拌到粥裡頭去,黃黃紅紅、香鹹甜膩,一大口扒下肚,才真的稱得上過癮。

一碗七草粥變成了葷肉大集合,煙斗則有樣學樣,吃得比我還要勇猛。看來此國傳統文化之所以淪喪,我責任難脫……。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