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6, 2008

賀年簡訊




開春最幽默的T恤:雞的晚餐是雞蛋,豬的晚餐是豬排,牛的晚餐是牛排

我從以前就不是一個手機簡訊的愛好者,一來是我拇指粗短、反應遲鈍,發一小封簡訊所需時間恐怕不亞於寫篇日記,就時間效率而言完全不宜,還不如直接通話說個分明,也好過對著小螢幕玩到眼睛脫窗手指抽筋。二來傳簡訊不是免費無償的活動,未免一時逞慾最後卻換得月底爆錶的帳單,這種要花錢的玩意兒我向來能避則避。然而我並不是不懂得欣賞發訊人的心意,在台灣每逢節慶假日,總有熱心朋友傳來道賀簡訊,收訊時回信的這禮貌我沒有忘記,也一直都很感激他們不介意犧牲荷包也要博君一笑的用心,然而基於前述限制,我始終沒有成為主動的發訊者。

來日以後我才被迫學習發用簡訊。理由很簡單:第一,日本通話費並不便宜,雖然可以設定無限通話,但組數十分有限,也不可能把所有的通訊對象含括在內。第二,上班上課固然不可接聽,在大眾交通工具中放任手機作響或接聽手機也被視為沒有禮貌的行為。在此前提之下,簡訊理所當然成為替代性的溝通手法,想不當個「拇指族」都不行。

日本的手機發訊種類有二,第一是類同台灣簡訊的C-mail,係供同一通訊網絡者網內互傳使用,字數有限,但費用相對低廉,是我最常也最偏好的簡訊傳輸方式。第二則是手機內附的E-mail,不受網內外限制,可傳較長內容,費用比前者略高,是跨網連繫時的重要工具。只要有這兩種簡訊在手,即使不動耳、口,緻密的情報一樣能於空間之中流通。

只不過這兩個功能對我來說多是用於必要性的連繫,在佳節祝福上的貢獻遠遠不如從前,這和我周邊社會網絡的特性有很大關係。第一年在別科就讀,周邊同學以無情無義的洋人居多,每逢節慶他們到六本木把妹玩樂都來不及,誰會對著手機浪費時間?來自亞洲的留學生則多半定居同棟宿舍,要問候祝福大可以直接殺到門口,無須隔著牆壁、天花板花錢傳訊,所以來日第一個年節,我的手機幾乎是在啞然狀態下度過。第二年轉戰東大準備入學考試,原有的同學已經鳥獸散各自回國,我在新環境裡妾身未明扎不了根,人家還不見得叫得出名字,何況簡訊問候?手機的黯啞狀態於是依然沒有打破,我也已經習慣在年節時只拿它當鬧鐘使用。

但今年過年,我的手機初次打破沉默。

隨著研究室裡加入幾個學妹,又因打工關係小小擴張社交網絡之後,戲劇性的轉變也出現在我的手機生涯裡頭。先是除夕一早接連來了三通簡訊,手機躺在口袋裡頻頻振動,我一度以為是遭煙斗靜電攻擊,正想要還以顏色時才赫然發現滾動的是手機。好不容易手忙腳亂地回覆完畢,原以為到此即止,想不到重頭戲卻在跨年瞬間才正式開演。向來是相機功能大於手機的W53CA,在跨年的晚上動個沒完沒了好似漏電,接二連三襲來的簡訊則如流星雨,願望還沒許完一個,一大票光點又飛閃而逝,讓人真恨不得立時生出三頭六臂加以整治。

回訊的速度趕不上接訊的還就罷了,反正耐著性子運動拇指,終究是有回完的時候。但壞就壞在人家傳來的簡訊不但又快又俐落,理頭還附贈精緻的插圖與俏皮的動畫,連字體都是精心揀選過的作品,一封簡訊美得像要出國比賽,讓觀者如我嘖嘖稱奇之餘,也不禁為自己貧乏簡單,當中還夾了幾個錯字的簡訊深感愧意。

我轉頭向煙斗求救,直逼問他該如何傳出這種「白亮亮、金閃閃,還有流星飛過朝陽升起」的華麗簡訊。遺憾的是煙斗在這股年節簡訊的風潮中比我還要落伍,插一個熊貓頭和愛心入內已經是他能力最大限度,在苦試無成又求救無門的情況下,我只能悲傷地接受了賀年簡訊中的世代差異,以及我們註定和塞滿動畫的簡訊無緣的事實,並以非常史前人類的方式,一封一封手動回以「新年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唯一的小圖樣則是很老套的富士山日出,按下送出的瞬間連自己都覺得土氣。

跨過午夜,熱鬧了好一陣子的手機重歸寧靜,這才想起前幾天我才剛剛讚嘆過這一年來科技設備大幅擴充,還對個人追趕科技流行抱持肯定態度,未料日記上傳也沒過多久,這一連串急襲而來的年節簡訊攻勢,立刻讓我感受到數位落差…喔不…應該說是數位「斷層」的殘酷。對此,我只能說科技用品的世界真是無情,也不過才差了幾歲年紀,竟然就有遭時代遠遠拋在後頭的惶惑。看來明年若想跟上科技的流行,我得先找出發放動畫簡訊的秘技才行。

謝謝各位在除夕夜晚捎來祝福的同儕友伴,開春見面時,麻煩指導一下如何發送夾帶動畫的華麗簡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