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4, 2008

正月中


前圖拆封後


◎1/1 初詣◎

一月一號是日本的大年初一,依照傳統習俗,這日的早晨會喝屠蘇酒,吃食各項年節料理,然後全家一起到神社參拜祈福,在煙斗家自然也不例外。遺憾的是我的好媳婦Cosplay計畫在元旦再度破工,冰寒的氣溫讓我硬是賴床了好一陣子,打點好衝下樓時,長輩們早已經完成裝盤手續,我只趕得上協助分發筷子和雜煮,心底不是沒有幾分愧疚之意(雖然第二天我又再度睡過頭…)。

元旦的年節料理菜色之前已經寫過,此處不再贅述,總之那就是許多既甜又涼的小菜組合,有興趣者不妨參閱[食譜]自行動手,再不然到超市也定能覓得成品。比較特別的是除了這些基本菜色,還要加食甜鹹麻糬各一;這種白色的麻糬相當於日本的年糕,呈方形或圓形狀,開動前得先以烤箱烘軟,等它因高溫鼓脹、吹成小球貌後迅速取出,搭配各種調味即可下肚。煙斗家的吃法有三:第一是烤過後抹醬油包海苔,第二是置入熱騰騰的雜煮中併食,第三種則是淋上濃濃的紅豆餡甜蜜入口,末者是甘黨如我的最嗜佳物。屠蘇則是味醂添上專用的屠蘇香料過夜而成,入口時會有口舌燃燒頭皮發麻的反應,有興趣者同樣請自行實驗。

早餐過後是一年一度的初詣,今年我們依然是到不遠處的柏神社參拜。初詣和一般的神社參拜沒有顯著差異,比較特別的是須將去年購入的破魔矢帶至現場焚化,再購入繪有新年生肖的新品回家,其他諸如投幣、搖鈴、致禮、擊掌的流程皆同平日參拜。不過腦殘婦女到哪裡都不改耍蠢本色,我才剛想著「今年已經是老娘第三次初詣,應該可以表現滿點了吧?」,立刻就犯下沒敬禮便擊掌的錯誤。我在瞬間僵化原地,好一會兒才慌慌張張地重頭來過,只能暗暗祈禱神明不與小女子計較。

除了初詣習慣和沒有賭博行為之外,日本的大年初一基本上和台灣過年沒有顯著差別,兩者同樣都是在電視、餐桌、臥鋪三處間遊走,也同樣都是「ごろごろ」(Go-ro-go-ro)*慵懶打混過的時間。

◎1/2 初売り◎

一月二號是日本各級百貨商店開賣的日子,也是冬季折扣登場的時節,這天最引人注目的除了各大商區掛出的Sale和Solde字樣之外,就非五顏六色的大小福袋莫屬。也是衝著這股冬衣折扣,淨空數日的東京都心會在瞬間為大批人潮淹沒;只要區內有超過三家以上的百貨、商場聚集,街頭堵塞就是必然發生的境況。

去年的初売り,煙斗和我晃到銀座湊熱鬧,可惜服裝專櫃全都給翻成垃圾山一樣,熱門的品牌福袋又會在開店瞬間告罄,剩下的福袋則不買也罷,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和滿街人潮摩肩擦踵實在不是愉快的體驗,今年煙斗很早就表明他對初売り敬謝不敏。也好,折扣季帶著老公出門反而綁手綁腳,女性同志結隊出發才夠過癮,所以我老早就約好F桑共襄盛舉,在初売り的下午直接朝池袋進攻。

池袋的人潮其實已經好過新宿、銀座等地,不過萬頭鑽動的景象還是很怵目驚心,尤其動輒會有那種全身福袋加起來好像聖誕術吊飾一樣的魔人走過,各大賣場還設有宅配專區,直接幫你把「多到兩手提不動的福袋」裝箱到府,叫人實在很難不對這個國家的消費能力肅然起敬。

鬼扯了一大堆,今年初売り我唯一的戰利品是一件過腰的A字大衣,折扣後一張福澤諭吉有找。其間雖然也有不少上衣裙褲一度出現在我的手裡,但所幸最後都能還歸原處;之所以能戰勝魔鬼誘惑,和我一看到價格標籤開始換算這是我打工幾個小時的所得,又相當於我幾分之幾的學費有關。再加上初売り也不過是五到七折而已,若非愛到卡慘死的商品,多忍個一兩週就會進入最後的單一特價期,又不是沒衣服可以蔽體,到時再來廝殺也不遲哪。

◎1/3 初寝坊、初マック、初ジム*◎

一月三日是今年年假的尾聲,苦命的上班族們隔日就要重回工作崗位,能悠哉揮霍的時間只剩下這天。為免浪費難得的悠閒時光,煙斗和我卯足勁睡到上午十點,然後才在早餐時段截止之前慌忙出門,直奔麥當勞享用最近推出的「楓糖鬆餅臘腸蛋堡」特餐。

「楓糖鬆餅臘腸蛋堡」是一項很奇妙的商品,它是滿福堡的變革,但以沾滿楓糖的鬆餅取代鹹味的滿福堡,內夾臘腸肉排與煎蛋,入口時甜中帶鹹,味道非常有趣。煙斗邊咀嚼邊喃喃說著這口感真是微妙,而對過去就愛拿臘腸沾鬆餅楓糖的我來說,這新品則可口非常。唯一的缺點是它油脂飽滿,一頓吃下來,雙手十指和嘴唇都像塗了光蠟,熱量可想而知。

既然吃了那麼肥膩的商品,自然得上健身房甩甩肥肉才行,二話不說,煙斗和我提起各自的運動小包朝健身房奔去。自從過起零工婦女生活以來,受創最嚴重的習慣不是閱讀、也非書寫,運動時間才是最讓我遺憾的犧牲。雖然Wii Fit的出現多少有些補償作用,但終究不敵健身房裡的影音情報、四肢並用的健步機、熱氣蒸騰的三溫暖,和比負離子吹風機還好用的烘體機。揮汗之後泡個溫熱的澡,再看看鏡子裡紅通通的臉頰,這可是非健身房不得的專屬效益。

初寝坊、初マック、初ジム,這就是年假最後一天,我們的生活徑路。

明天開始是新的一年,今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1]ごろごろ:無所事事地閒晃貌。
[2]寝坊:睡過頭;マック:麥當勞;ジム:健身房
[3]順帶一提,一月二日、三日間日本時興收看關東各大學的「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学駅伝競走」(東京-箱根車站來回馬拉松接力競賽)。這個活動最早創設於1920年,後因戰爭中止,直至1947年再興,現在則是每年固定轉播的體育盛事。大概從除夕前一周開始,東京的電車就貼滿各式宣傳海報,年節收看駅伝也是不少家庭的固有習慣,而咬牙撐到最後的選手表情,更被視為青春熱血的記號和新春最佳象徵。今年的駅伝因有三組人馬中途棄權備受爭議,最後冠軍則由駒澤大学奪下。詳見[箱根駅伝]
[4]重溫去年年節請參照[新年I]、[新年II:福袋與折扣];今年照片見堂堂邁入2008的[W53CA寫日記 2008]
Post a Comment